第3版:聚焦
<上一版下一版>

万荣文化的格局与气度


  • 秋风楼


  • 后土祠


  • 品字戏台


  • 孤峰山

  •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气度,决定格局。万千气象中,展现的是日月山川的格局与气度,折射着历史的格局与气度,同样也蕴含着文化脉络的格局与气度。
      坐落在峨嵋岭台地上的万荣县,是中华文明的发祥地之一,更是一座有着包容胸襟与融合智慧的文化之城。

    自 源

      “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兰有秀兮菊有芳,怀佳人兮不能忘……”元鼎四年,公元前113年的晚秋,汉武帝刘彻来到黄河与汾河的交汇地汾阴县(今山西省万荣县荣河镇)祭祀后土(土地总司神),泛舟汾河,欢宴群臣,慷慨高歌,写下了这首千古绝唱《秋风辞》。
      纵观华夏,名楼高阁者不可胜数,然唯有江苏南京阅江楼与万荣之秋风楼因古代帝王而蜚誉诸夏。方今,由明太祖朱元璋亲自撰次的《阅江楼记》早已荡然无迹,而唯有汉武帝刘彻之《秋风辞》一直咏诵至今,与屹立黄河岸边的秋风楼中的碑刻相得益彰且流芳后世,默默见证着滔滔黄河与汾河千百年来的交汇互融,孕育着这块土地宽广从容的胸襟与气度。至此,万荣文化有了根和源,也奠定了其包容博大的气度格局和融通天下的气质禀赋。
      自轩辕黄帝“扫地为坛”,洎汉武帝刘彻五次到汾阴祭祀后土,迩及唐玄宗李隆基在开元年间三次祭拜后土,至宋元,历史上共有8位黄帝24次祭拜后土祠。沿承有序的祭祀,使其所具有的那份皇家底蕴,不断在这块土地上生根发芽,浸染滋泽,逐渐衍生发展形成了以 “后土文化”为代表的根祖文化、土地文化和感恩文化等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此后封建王朝 2000多年的统治中,这一文化不仅一直处于正统文化的上流层,为中华文化养成海纳百川、兼收并蓄之禀赋提供了活水源头,也成为万荣文化自源体系形成的底蕴和渊源。
      中华文化讲融合发展,后土文化便为中华文化养成海纳百川、兼收并蓄之气度格局提供了活水源头。从今天后土祠内,依旧保存完好的“品”字戏台上的三副对联也可窥探一斑。其中间曰“过亭台”,又名“过路戏台”。上撰联:“游哉悠哉头上生旦净丑,演也艳也脚下士农工商。”其东侧为“道家台”,联曰“金榜题名功成名就虚富贵,洞房花烛男婚女配假姻缘”。西侧“佛家台”的对联则更为贴切“空即色色即空我闻如是,画中人人中画予意云何”。三副不同的对联,是对儒释道三家不同文化的折射和诠释,是三教合一、相互交融的见证。同时,作为晋陕豫三省的交汇地,作为中华文明的发祥地,三个舞台,又为晋陕豫三省文化融通交汇、共生共长提供了大舞台,为华夏文化的滋长盛茂创造了沃土。
      今天的后土文化,除了具有恩化天下、兼容并包之所能外,亦成为连接海内外华夏同胞的文化桥梁和纽带。通过后土祠,每年都有数以千计的海外游子到此寻根问祖,祭拜后土。至此,后土文化亦肩负起华夏民族新的时代大义。

    自 信

      古圣先贤作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符号和代表,撑起了中华传统文化的脊梁,也影响着华夏民族的历史格局与走向。从先秦开始,在此后的漫长岁月中,先后有纵横家张仪,大孝子董永,外交使者薛道衡,西秦霸王薛举,斗酒学士王绩,李世民的高参薛收,文中子王通,宰相薛元超,初唐四杰之首王勃,宋体书法鼻祖薛稷,铁汉公薛蠧,大善人李敬修等等无数先贤巨匠诞生于万荣这片土地,他们所代表的廉政文化、孝文化、善文化等作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不仅是万荣文化最深层的底蕴积淀,代表着万荣文化独特的人文精神标识,甚至奠定了万荣文化乃至中华文化的基石和轴心。
      在古城南昌,临江而立的滕王阁,早已是蜚声中外的名楼了。而它的出名,则与一个万荣人最为攸关,即位列初唐四杰之首的诗人王勃。正因为王勃写了《滕王阁序》,才使此楼得以同千古名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辉映时世、名震遐迩,成为洪洲之标帜、赣府之徽证,乃致千余年来竟屡颓屡建多达20余次。
      隋末大儒,文中子王通在黄河、汾水之间设馆教学,远近来此求学者达1000余人,史称“河汾门下”。“贞观之治”是中国历史上最为典范的清明政制、繁华世景之一。而在李世民的旌召与延揽之下鼎力营建这一盛世的精英群体中,则当以文韬武略、功勋盖世的魏征、薛收、杜淹、李纥、李靖、杜如晦、陈叔达、房玄龄等人为魁首。而这些人,却皆出于“河汾门下”,统统都是文中子王通的学生。正如熠世撰联所云:“河汾六经论道贯李唐三百载;将相八鼎力主宰贞观数十年。”
      开创了“河东之学”的薛 ,人称“薛河东”,是明代著名思想家、理学家、文学家,尤其是儒家学说的重要传承人,《四库全书总目·卷五八》提出薛 为明代“醇儒第一”。他推崇程朱理学,但又并非简单延续,而是以一种完善和发展的理念来传承。提出了学以致用、理论联系实际等新的理念,明确提出了“实学”的概念,不仅创新了理学,同时也凭添了理学的内涵、延伸了理学的价值。
      在明朝270余年的历史长河中,唯有一人由朝廷下诏从祀孔庙,他便是万荣人薛蠧,世称“薛夫子”。他不仅集思想家、教育家、文学家于一身,同时因秉公执法、耿直可风、清廉为官而名垂青史。他精研性理之学,提出“理在气中,决不可分先后”哲学观,是明清以来公认的鸿哲巨儒、理学大师;他躬身教育,开课授业,桃李天下,堪称“河东学派”之领袖;他为官清廉,光明俊伟,刚直不阿,被后世誉为“光明俊伟”的清官,享有“铁汉公”之美誉。
      习近平同志指出:“当代中国是历史中国的延续和发展,当代中国思想文化也是中国传统思想文化的传承和升华,要认识今天的中国、今天的中国人,就要深入了解中国的文化血脉,准确把握滋养中国人的文化土壤。”正是基于这样的文化土壤,才为万荣文化的发展奠定了自觉自信的基础,才让万荣文化有了正统的血脉根源,有了横贯古今的纵深,有了万荣文化自立自强的精神底色。

    自 嘲

      如果说,古圣先贤璨然可观的思想是万荣文化自信的资本,那么,盛长于这片土地上的幽默奇葩——万荣笑话,则是对这种自信的否定和升华。这种否定和升华,基于万荣人所特有的一种本质精神——“zeng气”。
      这里有个万荣笑话,说老万赶着坐火车,他刚一进站,火车就开动了。他连跑带喊让停车,火车就是不停,气得他跺脚发誓:“好吧,咱明天再说!”第二天,他早早买好票,又第一个排队进了站,可就是不上车。眼看火车慢慢地开走了,他才举着手里的车票,瞅了火车一眼说:“哼!昨天你轻轻闪了我一下,今天我可美美闪你一下,看你以后还敢吗?”在外人看来,这不过是一则自嘲自讽的笑话罢了,而在万荣,这样的笑话最早被叫做“zeng气”。这其中,除了一股子不服输、不听劝,爱挣强的劲头外,更透着倔气、憨劲和傻气。
      世界上很多民族都喜欢讲笑话,很多人都爱听笑话,而敢于用笑话的方式来自嘲自讽,自己贬低自己,自己黑自己的,恐怕也只有万荣人了。究其根源,在于自信,在于对自身文化的高度自信。
      历史上喜欢自嘲的人,大多是自信、乐观、幽默,有大智慧之人。孔子周游列国时,在去郑国的途中与弟子们走散了,便一个人站在外城的东门等候。弟子子贡逢人便打听老师的下落。一个郑国人告诉他:“东门有个人,他的额头像唐尧,脖子像皋陶,肩膀像郑子产,可是从腰部以下和大禹差三寸,一副狼狈不堪、无精打采的样子,真像一条丧家狗。”子贡赶到那里一看,果然是。子贡把原话如实地告诉了孔子。孔子非但没有生气,还哈哈大笑道:“他形容我的相貌,不一定对,但说我像条丧家狗,对极了!对极了!”这样的自嘲,正是一种建于他们对自身有着深刻的领悟和自知的基础之上的自我升华。
      正是基于地域、人文、历史、性格的底蕴,才造就了万荣人敢于自嘲的底气,正是基于这样一份底气,才有了一个个自信而不自大自负的万荣人,也正是基于这份自嘲自讽的性格特质,万荣人才更多了一份诙谐乐观、大度包容的格局与气度,这份格局与气度反映了万荣人的自信与无畏,反映了万荣人敢破敢立的精神与勇气,也尤其反映了万荣文化之大智慧和大境界。
      于万荣文化而言,自嘲可以说是万荣文化的精髓,乃至于是中华文化的精髓。正是凭借着这样的格局与气度,中华文化的血脉中才多了一份自我革新的基因,中华文化才得以世代相承,中华民族才得以延续至今。


      于万荣文化而言,这种自嘲的力度越大,其反作用力也就愈大,其内蕴深厚的融合力与创造力也由此激发出来。这一破一立,不仅展现出万荣文化面对未来的气魄,亦显示浴火重生的万荣文化面向未来的胸襟和气度。正是以这样的格局与气度,万荣文化涵养化育了一代又一代万荣人,在每个新的历史时期创造了一个又一个新的神话与传奇。

    自立

      新中国成立之初,万荣文化以其特有的创新精神,再一次改变了数以万计的劳苦大众的命运,甚至改变了一个时代。在全国“注音识字扫盲”和推广普通话工作中,万荣人民率先在全国创出了经验,被中央两次发文推广,使无数的文盲得以用文化改变命运之机会。通过此事,万荣这座小县城还一度办起了人民大学,整个社会对教育的重视程度也明显提高。
      在发展体育运动中,万荣“海鸥”女子锻炼队闻名全国,受到毛主席、周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上世纪90年代,万荣人喊出了“穷县立壮志、小县创大业”,提出了“要想富、先修路”“路就是生产力,修路就是解放和发展生产力”的口号,开展了声势浩荡的全民义务大修路活动,成为了全省典型。
      新世纪以来,万荣又着眼于在笑话文化上作大文章。靠着一张“中共中央国务院,山西省委万荣县,地方国营水泥厂,支部书记兼厂长王二旦”的笑话名片,把万荣笑话传进了中南海,笑遍了全中国,把万荣笑话做成光盘,出版成书,建造了笑话王国,把一个小小的笑话做成了一项特色文化大产业。
      依托全县果业发展,万荣人民又将文化植入苹果产业,开发文化果。把万荣笑话的基因植入苹果,提出了“一个快乐的苹果”品牌,让万荣苹果借着万荣笑话畅销全国。与此同时,在各个行业中都涌现出了一批爱钻研、善创新的万荣能人。在防水建材行业中,拥有59项自主知识产权的万荣农民王衡,成为新中国第一位荣获国家科技发明二等奖的农民科学家。
      面对万荣文化的融合发展,著名学者艾斐这样评价,“把文化变成经济,将文化资源变为资本,关键是文化的转换或升华,而转换或升华本体是文化内容。此外,文化对一方经济社会的影响不是1+1=2,而是一种渗透式的影响,它会赋予人们以灵性和生机。”
      一路实践探索,一路融合创新。可以说,万荣文化通过“自嘲”的自我“忧患”意识,主动开启了自身的发展变革,又通过一系列转换、嫁接和升华,不仅形成了“敢想敢干、敢为人先”的万荣精神的雏形,也使万荣文化开始以开放包容的姿态,主动拥抱未来,主动迎接各种挑战,主动承接新的格局,展现出新的气度。而且,通过不同的介质,再一次对不同的人群产生了潜濡默化的影响,完成了新的发展更迭。
      至此,万荣文化已成为一个独立体系,已具备自我发展、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的能力,其开放包容的胸襟,兼收并蓄的融合创造智慧,自我革新的本能力,实为万荣文化最精髓的血脉基因。

    自强

      文化是一个民族和国家千百年来的思想积淀,是民族的血脉、人民的精神家园,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强盛的支撑,同样也是一个地方发展、经济振兴、民生福祉的内在动力。万荣的发展需要以万荣文化的发展繁荣为条件。
      时间的节点来到了2016年,新一届县委、县政府明确提出,要依托万荣深厚的文化积淀,全力打造“文化名县”,重点开发后土文化、笑话文化、“李家大院”善文化、产业文化、特色旅游文化、名贤文化、非遗文化和群众文化八大特色文化,不断增强县域文化的软实力。
      2017年8月25日,首届山西文化艺术节期间,根据万荣历史名臣薛蠧事迹改编创作,作为万荣廉政文化建设系统工程之一的大型廉政历史剧——《铁汉公薛蠧》在省城太原上演,瞬间在省城刮起了一股 “廉政风”,为党员干部勤政为民、干事创业营造了风清气正的浓厚氛围。
      今年的5月20日,在初唐四杰之首王勃的故里,万荣县通化镇,一场以“千古王勃·诗意通化”为主题的王勃诗赋大会,吸引了四面八方的游客前来逛田园、摘樱桃,赛诗赋、悟文化,看大戏、品小吃,创出了一条以文聚客、以客兴旅、以旅促农的“文农旅”结合的新路子,赋予了文化、旅游和农业结合的新内涵。
      在文化名县建设的推动下,万荣“非遗文化”也得到了蓬勃发展。目前,全县已经拥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5个、省级12个、市级13个,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1人,省级16人,市级19人。同时,通过文化引领非遗产业,把丰富的非遗资源融入生活,融入电商市场,走进校园,使濒临传承危机、亟待保护的非遗项目重新焕发了生机,产生了实实在在的经济效益,走出了一条非遗产业化的新路径。
      此外,万荣的群众文化也展现出非凡的创造力。在全县悄然兴起的“农民剧社”,把根植与群众的民间文化,用当地的蒲剧、眉户、笑话剧等方式呈现出来,为群众带去了新的文化体验。同时,在当前的脱贫攻坚战役中,当地群众积极发扬万荣文化中的“zeng气”精神,变“要我脱贫”为“我要脱贫”,涌现出无数脱贫典型,成为全省脱贫攻坚的典范。
      在万荣八大文化的引领下,万荣经济社会发展的“软实力”变成了真金白银的“硬实力”,万荣人对本土文化的自信力转化成了更加强劲的生产力。更重要的是,他们通过文化自信,实现了文化的自强。这种自强不仅仅是文化与产业的拼接融合,而是充分保护、传承、利用、创新、吸收和发展后的重生。在他们看来,文化是一种社会环境,是一种精神支柱,是一种发展力量,对他们来说,文化的作用是无处不在、无时不有、无所不能的,融入在每一件万荣事情之中,熔铸在每一个万荣人血液之中的。

    自华

      古语讲,“腹有诗书气自华”,文化于人而言如此,于一方地域而言,亦是如此。于万荣而言,“腹之诗书”便是那博大精深后土文化,是无数古圣先贤的才气智慧,是那一个个带着“zeng气”的万荣笑话,是万荣的一草一物,是万荣的一木一人。
      通过这些“万荣元素”经年的蕴蓄堆积,发酵升华,万荣文化所赋予这座城市的气质精神也在逐渐的凸显和清晰,这种气质中包涵着宽广、博大、自信的襟怀,折射着兼收并蓄的融合智慧,反映了万荣人敢想敢干、勇创一流的精神品质,彰显着万荣文化的格局与气度,闪耀着“万荣精神”的光芒。
      滔滔黄河入海流,巍巍孤峰屹千年。纵观万荣文化发展的历史,正是内蕴深厚的开放性与包容性,正是智慧卓越的创造力与融合力,正是敢想敢拼的创新品质,使万荣文化生生不息,焕发出勃勃生机,化合出今日万荣之熠熠精神,缔造出今日万荣之泱泱局面。
      今日之万荣,彰显万荣文化气度与格局的万荣方案、万荣理念、万荣智慧、万荣精神,越来越受到瞩目。今日之万荣文化,贯注在政治清明、经济发展、民生进步之中,体现的是万荣文化包容进步的宽广胸襟,折射的是万荣文化兼济天下的从容气度。
      大浪淘沙,沧海桑田。站在历史的长河中俯瞰,当我们再一次把目光投射到万荣文化的时候,我们发现万荣的文化长河,已然化作涓涓细流,与无数之优秀文化,汇聚成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之大河,在华夏大地上澎湃奔流。
      透过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蓦然回首中会发现,我们所讲的万荣文化,所讲的格局气度,竟然早已深深地植根于中华民族久远的民族血脉之中,它蕴含着千百年来的民族精神和人文情怀,体现了中华文化的精髓所在。
      抚今追昔,无论是基于无数先贤智慧的自信,还是浪情肆意的自嘲,不论是今天的自立自强,还是面向未来的那份淡定从容,万荣文化作为中华文化的一部分,给我们留下的绝不仅仅是一个个让我们捧腹的笑话段子,一位位让我们敬仰的先贤大儒,而是一笔沉淀千年的思想和精神财富。
      毫无疑问,万荣文化,伴随着世代万荣人的不懈努力和追求,为人称颂的,也应该是其格局与气度背后所折射的那份历久弥新的万荣精神!

    中共万荣县委宣传部课题组

    过往期刊

    • 第2017-11-28期

    • 第2017-11-24期

    • 第2017-11-21期

    • 第2017-11-17期

    • 第2017-11-14期

    • 第2017-11-10期

    • 第2017-11-07期

    • 第2017-11-03期

    • 第2017-10-31期

    • 第2017-10-2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