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版:文 史
<上一版下一版>

寻访:《吕梁英雄传》里杜玉贵的原型


  • 抗日英雄巩怀顺老人


  •   山西省忻州市静乐县娘子神乡利润村的巩怀顺老人,六十多年一直寂寂无声地过着普通村民平静而恬淡的生活,很少有人把他与抗日英雄联系起来。然而,他确实曾以日军炮楼的伙夫身份作为内应,让八路军和武工队不费一枪一弹、未伤一兵一卒,取得了智取日军利润炮楼的大胜利。之后,他逐步成为一名坚强的抗日战士、解放军战士,还荣立中国人民解放军甲等功。
      不但如此,笔者还考证发现,巩怀顺正是红色经典《吕梁英雄传》里杜玉贵的原型。这个“入虎穴活捉日寇,得胜利未打一枪”的传奇故事,因《吕梁英雄传》家喻户晓,巩怀顺却浑然不知。
    初见抗日英雄巩怀顺
      笔者第一次见到巩怀顺老人,是2015年农历腊月二十七。
      巩怀顺生于1926年,当年正好90岁,身高背直,酡颜白须,耳朵稍背,需要儿子复述解释。他惊人的记忆,让人叹服。
      1939年乙卯年正月十一,春节的气氛还未散去,一路日军500余人全副武装,沿着忻碛公路从忻州翻越十八盘,逼近康家会村。另一路日军500余人,从太原越过西凌井逼近康家会村,与先期到达的日军相会,沿忻静公路向西侵占了静乐城。之后,为控制交通线,日军沿公路在石城、康家会、利润、天柱山、鹅城相继修筑炮楼。
      忻静公路北侧,蜿蜒起伏的吕梁山脉绵延不断,到静乐东大门时,便是巍巍的悬钟山。
      1944年8月,与悬钟山对峙的山上,一座日军新修的炮楼剑一般刺向青空,与碾河南的旧炮楼隔河相望,遥遥呼应。利润,这个仅有300人的小村庄,就陷入日军炮楼的魔掌之下。
      1944年8月26日深夜,中共晋绥军区第八军分区(简称八分区)下属武工队政委孙淳生特地找在日军利润炮楼里做伙夫的巩怀顺谈心。“怀顺,你还不到19岁,鬼子不会怀疑你的。昨天深夜,八分区司令员王长江、政委罗贵波和二支队林海青、孙继铮等首长,在上双井天王阁庙开会,专门研究智取利润炮楼的作战方案。拔掉忻静公路上的这一钉子,要靠你,我们相信你。”“怀顺,怎么不说话,你害怕?”
      一阵短暂的沉默,和夜空一样死寂。
      “怀顺,二不楞的话你没忘记吧?”
      二不楞,河北人,年龄和巩怀顺相仿,是中共晋绥军区第三军分区第七团侦查参谋李铁初的通讯员。前一年冬天的一个夜晚,二不楞把巩怀顺从日军炮楼约了出来,两人窝身在东里上山坡一个掏过甜甘草的圪洞里说话。
      巩怀顺当然没有忘记。二不楞当时跟他说:“当亡国奴给日本人做饭,赖营生,迟早要要命了,过来给八路军干吧。你说些实话,把炮楼的事告诉我们。伺候日本人,迟早要完蛋!我给你把定心丸吃上,照我说的办!”
      后来,二不楞跟部队出发去阳曲,临走的时候,把情况汇报给了孙淳生政委,说利润炮楼的巩怀顺可以用。“怀顺,‘革命’是两个字,革好了就是革敌人的命,革不好就是革自己的命,要胆大心细。”说着,孙政委过来揣一揣巩怀顺的心窝问:“心跳得厉害吧?”
      巩怀顺说:“我不怕,我和野兽们住在一起,野兽们高兴时还能陪着,野兽不高兴时,什么时候想吃我就吃了。反正是一个死,我就一心智取炮楼吧,死也跟上共产党死!”“要是智取炮楼成功了,我介绍你入党!”
      孙政委见巩怀顺下决心干了,就给他的家人做了安排,“明天让李狗孩把你们全家转移到上双井村,你完成任务就跟八路军走。”
      第二天一整天,接受了任务的巩怀顺忐忑不安,在炮楼里见了日本人怕得不行。他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不怕,反正也顶上死了!
      当天深夜,武工队派出侦察员陈中海、平本础先行观察了地形。
      8月28日拂晓,武工队政委孙淳生带领10名战士埋伏在炮楼外壕的一块凹地里。其他武工队人员在对面的山上做好掩护准备,随时接应。《静乐县志》用寥寥数语简洁记述了智取利润炮楼的过程:
      武工队政委孙淳生,用巩怀顺(敌堡内伙夫,静乐寨沟人)、巩计富(敌堡内挑水苦力)做内线,于1944年8月28日拂晓前出发,悄悄接近敌堡。当武工队人员看到巩怀顺发出的信号时,立即冲进碉堡,活捉了堡内的日伪军。
      此次战斗,一弹未发,生擒日军6名,伪军1个班,缴获步枪5支,机枪1挺,迫击炮1门,粮食数万斤。
      史志简洁记述的背后,是惊心动魄的画面,老人为我们复原了鲜活的历史细节。
      耄耋老人口述智取利润炮楼经过
      巩怀顺一边回忆一边娓娓道来——
      1939年日军占领利润村后,在村子中心建起了炮楼。巩怀顺家就在日军炮楼下面不远处,总共有3眼石窑,5间正房,3间厅。日本鬼子修起炮楼,把他家人全赶了出来,警备队住在他家,日本鬼子住在炮楼上,老人全家十几口人只好搬到寨沟村和他父亲交好的周银孩家。当时巩怀顺才14岁,日本人看他年龄小,觉得放心,便强行把他留在日军炮楼当伙夫。
      “28日天刚亮,我早早起来把饭做好,把面对吊桥的窗户重新用纸和袋子堆住、盖住,又把敌人可能用作武器的菜刀、炉锥放到不容易找到的地方。厨房在炮楼正南偏东,出厨房门就是吊桥。一会儿6个日本鬼子陆续走下炮楼,进了厨房,准备吃饭。
      当日本鬼子坐在厨房炕上端起碗来吃饭时,我对他们说,巩计富驮回水来了,便赶紧走到门外,把手里藏着的一个白面窝窝头掰开,扔给蹲在门外的狼狗。我把狼狗一步一步引入和厨房并排的堆放柴草杂物的小屋,把剩下的窝窝头全部扔给了狼狗,希望它多吃一会儿,不要出声。出来时我从外插住门,跑回炮楼一层,看到存放枪支弹药的门锁着,这才放心出来,准备按原来的预定发出暗号。
      刚摘下脖子上的白毛巾,我转念一想,要是让屋内的日本鬼子看到我平白无故地挥白毛巾,岂不坏了大事了。于是,我赶紧一边咳嗽,一边擦鼻涕,然后顺势把擦过鼻涕的白毛巾挥了挥,好像要把毛巾上不干净的东西抖掉的样子。完成了发送信号的任务,我放下了吊桥。远远地,看见巩计富驮水过来了,我知道武工队随后就到了。
      返回屋里,我心跳得厉害,怎么也按不住,脸色因紧张而惨白。一个日本鬼子问我怎么了?我说难过了(方言,病了,不舒服的意思)。日本鬼子拿过一片药让我吃。我正吃药,外面的狼狗咬起来了,日本鬼子忙问怎么了,狗咬(叫的意思)什么?我开门探出身子说:利润炮楼上警备队的郭宝富来了。我话音刚落,武工队员就冲了进来。当时,炕上放着三颗碰弹,花瓣瓣的。我起身扑过去,把这三颗碰弹扫下地去。日本鬼子们根本没有任何防备,一下傻了眼,还未反应过来,三三两两的武工队员用绳子三下五除二把6个日本鬼子捆起来押走了。”
      巩怀顺老人说,当年8月31日,中共晋绥军区八分区政治部通报表彰了二支队,号召全区人民推广利润战斗的经验。
      智取利润炮楼后,巩怀顺就跟孙淳生政委当通讯班长。半年后,他随军开赴忻州,在三交、合索、土岑桥、豆罗一带活动,主要做侦察任务。抗战胜利后,巩怀顺下到连队,到晋绥六分区41团9连3班当班长,直到1949年革命胜利他因受伤急行军,左脚下骨节生出山药蛋大的圪蛋,无法随部队行军而返回利润村家中。
      巩怀顺老人曾有好几枚军功章,但都遗失了,现在唯一保存着自己的《军功证》——一张棕色牛皮纸,上印一方红色篆刻公章,上面写着:
      本团巩怀顺同志,为人民服务在战斗中英勇作战屡建战功,特发给甲等功劳证。
      晋绥六分区41团,团长万良才,政委颜槐生,副团长刘新科,政治部主任刘笃庆,中华民国三十七年四月二十五日。
      《吕梁英雄传》的记述与史实吻合
    《静乐县志》里除了大事记1944年智取利润炮楼的词条外,就是卷十六军事第三章《抗日兵事》里智取利润碉堡简单叙述。此外,与巩怀顺有关的信息,再也找不到了。
      有一天,笔者忽然想到山西作家黄风在《静乐阳光》里说过的一段话:
      “一位叫温丽芳的记者,2005年曾就《吕梁英雄传》的人物原型进行过追踪探访。一位研究晋绥边区史的老同志告诉她,《吕梁英雄传》取材于吕梁山区,但小说中的地名、人名都在静乐。她发现“书中出现的一些地名,如赵家沟、水峪镇确为静乐县建制,并且现在还保留,水峪镇现在叫水峪村。”
      事实上,静乐在行政区划属于忻州,但地理意义上属于吕梁山脉。那么,《吕梁英雄传》里会不会有巩怀顺的故事呢?《吕梁英雄传》“起头的话”这样写道:
      在这八年的斗争当中,人民用血泪写下了不少可歌可泣的故事,涌现出了无数的民兵英雄。一九四四年,晋绥边区群英大会上,单说出色的民兵英雄,就有一百二十四位……
      马烽、西戎所说的124位民兵英雄中,据现有资料可确定,静乐和静宁的民兵英雄有赵尚高、郝毛存、赵玉喜、郝园脸、马刘保、姚尚维、冯二娃、孙宽八位,其中赵尚高被授予晋绥头等民兵英雄称号。所列的模范战斗,其中围困娄烦发生在静乐,其时娄烦是静乐的一个乡镇。
      再看《吕梁英雄传》写于一九四九年一月的《后记》:
      写这本书,除了我们亲自搜集和边区武委会所供给的一些材料外,我们还改编了报纸上的一些消息和通讯。比如六十一回民兵从碉堡内活捉出日军,就是根据利润战斗改写的。
      据此,和静乐县志记载相印证,确定无疑,巩怀顺被马烽、西戎写入了《吕梁英雄传》,这和巩怀顺所述的1944年8月31日,晋绥八分区政治部通报表彰了二支队,号召全区人民推广利润战斗的经验是相吻合的。
      《吕梁英雄传》第六十一回“入虎穴活捉日寇,得胜利未打一枪”,描写武工队政委率领20多位队员到汉家山智取炮楼,情节几乎与巩怀顺的经历一模一样,只不过巩怀顺在书中叫成了杜玉贵,利润村叫成了汉家山。智取炮楼后杜玉贵全家到了康家寨安了家,和巩怀顺全家被李狗孩转移到上双井安了家一样。
      正如马烽、西戎所说的“写这本书,除了我亲自搜集和边区武委会所供给的一些材料外,我们还改编了报纸上的一些信息和通讯。”众多的静乐民兵英雄进入了马烽、西戎的视野,被写入了《吕梁英雄传》,其中最具有代表的是抗日英雄郝毛存和赵尚高。可以说,一部《吕梁英雄传》即取材于八分区对敌斗争中涌现出的英雄人物,静乐巩怀顺得英雄事迹囊括其中理属正常。
      静乐民兵的抗敌故事,其基调、色彩、风格,与《吕梁英雄传》是那么地相契合。
      说《吕梁英雄传》有众多的静乐因素,并不牵强。《吕梁英雄传》开篇第一回第一段所描写的康家寨就是静乐康家会。稍微有点地理知识的人就知道,吕梁山脉向东伸展,离同蒲铁路百十里地方就是康家会,就是这个著名的百团大战首战地。“桦林山”,就是静乐县人口中的包括龙家庄在内桃子山在内的广大南山,抗战期间晋绥军区6分区特务连正是隐藏在这里。
      而富有静乐特色的方言,在《吕梁英雄传》中随处可见如“打了盆说盆,打了罐说罐”“瞌睡给了个枕头”“吼三喝四抖威风”“烧香引出鬼来了”“这一家伙是豆腐掉在灰沙坡,没有法子收拾了”“狗肉上不了抬盘秤”等等。书中描写的“筛灰”“打平伙”也是静乐的习俗,从中可以佐证《吕梁英雄传》与静乐确有渊源。
      富有特色的静乐因素,和郝毛存、赵尚高、巩怀顺等一起被写入《吕梁英雄传》永远镌刻在历史的丰碑上。
      (作者系山西省忻州市静乐县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

    李俊德

    过往期刊

    • 第2018-02-06期

    • 第2018-02-02期

    • 第2018-01-30期

    • 第2018-01-26期

    • 第2018-01-23期

    • 第2018-01-19期

    • 第2018-01-16期

    • 第2018-01-12期

    • 第2018-01-09期

    • 第2018-01-0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