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版:要闻
下一版>

【新时代 新气象 新作为——走进脱贫攻坚主战场】苦参不苦 好日子更甜

  •   振东集团北京科研实验室里,复方苦参深度开发正进入攻坚阶段。本报通讯员摄

  •   立冬,万物收藏,庄稼人的日子难得地清闲了下来,但武乡县蟠龙镇龙湍村里,人们没有了晒日驱寒整冬闲的老习俗,急匆匆又聚在一起。
      这天是11月8日,他们迫切地商量着啥时候起苦参。“大伙对保证苦参质量、提高产量,还有啥想法?”“要不咱还是听技术员的吧,先管护好,开春再说……”“对,开春后土软和,还能再长长,产量也会高。”才商议罢,贫困户郝留旺和几家苦参种植户就跟着技术员一起,下地查看苦参的长势。
      一路上,平素里少言寡语的郝留旺居然话最多,“技术员,给咱说说这苦参适合啥样的土地?”“技术员,施肥是不是也不敢下得太多了?”一个个都是切身体会和关系产业的问题。技术员看着这个认真的农民,耐心地讲解着,并临时决定到他的4亩苦参地里亲自指导,来个现场示范。
      走过田垄,套种苦参的玉米秸秆早已割倒整齐地码放在一旁,“老郝的地里就是利落齐整。”众人的夸赞让67岁的种地能手有些腼腆地笑了。
      以前,郝留旺的脸上是看不到这种笑容的。老郝有4个子女,孩子们相继成家,老两口本该含饴弄孙,尽享天伦。然而,6年前随着医院一张淋巴肿瘤的医学诊断书,老郝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连续3次手术花光了他的全部积蓄,债台高筑,被列为建档立卡贫困户。
      后来,振东集团与村里结对子搞帮扶,并根据村里的气候、土壤等条件,决定发展苦参种植。“那时动员他们种苦参太难了。”技术员手里还在示范,嘴上却开起了玩笑,“挨家挨户地做工作都没几人响应,其实苦参对土壤要求不高,种植成本低,劳动强度也不大,两年后就能有收益。”“主要是那个时候没种过,怕担风险哩。”老郝说,那时他也不敢把地全种成苦参,后来算账还是苦参划算些,每亩纯收入能到2000元,这样才让他把想法彻底扭过来。
      老郝今年就能脱贫,账都不用专门算,以苦参为主,他还有油用牡丹、核桃、连同村里照顾贫困户的养鸡政策,1万多元的收入已是板上钉钉。
      在革命老区武乡,苦参帮老郝和乡亲们致富,成了生活的“甜果”。就在他们村头商议的时候,振东集团位于北京的科研实验室里,针对苦参的深度开发正在进入攻坚阶段。这种早在《神农本草经》里就提到“主心腹结气,症瘕积聚,逐水,除痈肿”的中草药,正在被赋予现代科技内涵,重组复方、提纯为针剂,30多人的科研团队围绕抑制癌性疼痛、癌性出血,抑制肿瘤生长等研究已经连续进行了10多天。这个消息,对龙湍村人又是一个利好,苦参的产业链还将继续延伸。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坚持中西医并重,传承发展中医药事业。科研实验室负责人说:“将苦参深度开发的目的,在于提升其科技含量,并阐释清药效物质和作用机理,让古老中药能焕发出新时代亮色。”
      苦参不苦,最新的科研成果让种植户们有了更多的盼头。

    本报记者 李家鸣 李楠

    过往期刊

    • 第2017-11-26期

    • 第2017-11-25期

    • 第2017-11-24期

    • 第2017-11-23期

    • 第2017-11-22期

    • 第2017-11-21期

    • 第2017-11-20期

    • 第2017-11-19期

    • 第2017-11-18期

    • 第2017-11-1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