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版:要闻
<上一版下一版>

【新时代 新气象 新作为】赵家三代人的晋煤情

  12月5日早7时,晋煤集团古书院矿职工赵腊生甩着双臂,开始他退休后每天固定的散步行程:从小区走到矿井口,看一会儿“祝福平安”的匾额,再走到附近的早市,趟过熙熙攘攘的摊子和人流,心满意足而归。
  “习惯了。”赵腊生憨直地笑道。
  今年6月,运行59年、生产上亿吨煤的古书院矿正式停产,退出产能330万吨。晋煤集团的第一座煤矿悄然退出历史舞台,让位给寺河矿、成庄矿、赵庄矿这些能源新秀。
  “我们古书院矿可比晋城市的历史长多了。”说起煤矿历史来,赵腊生很是自豪。
  他的父亲赵金庭是古书院矿第一代矿工,从1958年建矿起就当了一名采煤工人,算上目前在成庄矿上班的儿子赵楠,赵家已经是矿三代了。
  赵腊生说,他从父亲手里接班的时候,打眼放炮挖煤全靠一双手,每天上班家里人都是提心吊胆的,后来矿上引进了先进的液压牵引采煤机,这几年听说又研制了新的采煤机,产煤速度都快赶上高铁了。
  赵腊生说的新采煤机,就是晋煤集团自主研制的“8G采煤机”,以传统采煤机1/3的功率与造价,就轻松实现了开采6米左右高的工作面,日产煤炭1.8万吨。
  “这个8G采煤机,不仅仅是为了解决集团自身的产业发展需求,更多的是想要完善煤炭产业链条、加速产业转型升级。”毕业于中国矿业大学的研究生赵楠说。
  赵楠告诉记者,这个8G采煤机是晋煤集团金鼎煤机技术研究院研发的,以前集团有个煤机公司,2009年以前还是一个只能“修修补补”的小型修造厂,如今已经成为包含43个专业化设备的煤机制造公司,拥有具备自主知识产权的专利近250项,形成了58个系列、5000多种产品的制造能力,煤炭成套装备制造实力占据行业前列。
  晋煤集团如此重视科技创新,能够快速转型,也得益于一系列的税收优惠政策。在晋煤集团董事长李鸿双看来,这些利好更是帮助集团度过行业严冬的一丝温暖,是助力集团完成新能源革命的扎实基础,是支持集团全面转型升级的政府声音。
  说起集团的转型成果,赵楠如数家珍。集团已经发展成为全国最大的煤层气抽采利用企业集团、全国最大的煤化工企业集团、全国最大的瓦斯发电企业集团和山西最具活力的煤机制造集团,拥有全国首家煤层气全产业链上市企业,连续10年稳居全国最大煤化工企业之位,连续6年入围中国煤炭机械工业50强。目前正在规划建设国内最大的瓦斯发电集群,生物制药、激光投影项目产品成功开拓国内市场,并与国内知名汽车厂商合作研发制造汽车激光照明设备。
  “每次想到这些都特别自豪。习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要支持资源型地区经济转型发展,全省税务系统也出台了一系列优化税收环境服务经济转型发展的实施意见,这种满足感和获得感,很难形容。”赵楠说,和多数80后一样,他平时都比较关注时事政治,尤其是对资源型经济转型的政策措施。
  而对于赵腊生来说,他只知道,在成庄矿上班的儿子,穿着同样一身蓝色的工装,却再没有自己和父亲上班时的提心吊胆,而未来,只会越来越好。

本报记者 任志霞

过往期刊

  • 第2017-12-06期

  • 第2017-12-05期

  • 第2017-12-04期

  • 第2017-12-03期

  • 第2017-12-02期

  • 第2017-12-01期

  • 第2017-11-30期

  • 第2017-11-29期

  • 第2017-11-28期

  • 第2017-11-2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