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版:要闻
下一版>

把教育办成幸福的事儿——孝义市义务教育改革发展调查

  近年来,素质教育落地难、学生课外负担重、教育资源不均衡是我国义务教育改革所面临的难点和痛点,且一直未能真正破题。日前,教育部相关负责人在对我省孝义市义务教育进行调研之后,不无感慨地说:“我在这里找到了答案。”
  2017年12月7日,全国《义务教育学校管理标准》实施部署会在孝义召开。一个有关教育的全国性会议放到一个县级市召开,改革开放以来在山西还是首次。教育部七个司局负责人与各兄弟省份教育厅相关负责人、重点学校校长齐聚孝义,“孝义现象”在这次会议上声名远播。
  一个县级市的教育改革实践能在全国教育系统引发如此反响,究竟原因何在?“孝义现象”的内涵到底是什么?对我们破解当下的教育之惑又有哪些启示?

  真正的人才源于真正的教育,除了分数,家国情怀、责任担当、兴趣特长等都是人才培养的题中之义
  教育之事,理念为先。教育究竟要培养怎样的人才?孝义的做法是,让教学回归教育。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走进孝义中学教学楼一楼大厅,映入眼帘的首先是这句话。凭借足球特长入读清华大学的“孝义小子”辛鹏很多人都知晓。但你可能不知道,在孝义还有很多这样的学生,那么这种教育生态是怎样形成的?
  从2012年开始,在孝义市制定的总分1000分的学校评估标准中,原来占绝对主体的学业成绩大幅下调,小学只占300分,初中为400分;着眼于促进学生全面发展,德育工作、实践活动、兴趣小组、读书活动、体育艺术等9个指标上调至50%以上,其余为学校规范管理、教师专业成长等内容。
  2017年12月20日,在该市振兴街小学的科技活动室内,科技社团的学生正在操作编程机器人,玄妙的科幻场景令人震撼。在这所小学,这样的专用教室占学校所有教室的一半,管乐团、制作、棋社、太极等过去属于“副科”的活动,如今已全部进入学生的课表。六年级的王宇是该校“指尖创客”社团的一员,在“2017年世界机器人大赛暨RoboCom国际公开赛”中,他喜获Make X攻城大师赛项目二等奖。“以前只有语文、数学等文化课成绩好才是好学生,才能受到重视、得到尊重,现在不一样了,不管你在哪方面突出,都有机会表现,都能获得认可。”王宇高兴又自豪地说。
  “这在过去简直不可想象。”校长张长江告诉记者。2012年,孝义市提出学校“特色化发展”概念,从小学到初中、高中,艺术、体育重回课程体系,为学生全面发展、终身发展奠基。
  崇文街小学由于地理位置原因,学生中干部子女较多,在行为、言语等各方面一度表现得很特别。对此,该校结合实际,提出“礼乐教育”理念,并将之贯穿学校教学全过程。今天,“礼乐教育”已深入人心,学生、家长人人都是热情的参与者,教室、校园、校外处处都是文明的主阵地。2017年11月,该校成功入选首届“全国文明校园”。
  孝义市教育局局长田曜认为,每个年龄段都有特定的成长规律、教育规律,比如小学阶段,学生们的思想、特长、爱好如果得不到很好的培养,过了这个年龄段再培养就难了。“特色化发展”就是要让教学回归教育,重新定义被应试教育畸化的成才理念。

  用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让懂教育的人来办教育。在老师们越来越专业的同时,学生们越学越轻松
  学校搞这么多社会实践与琴棋书画活动,会不会影响学习成绩?这是很多家长最关心的问题。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改变教育,必须从改变教师开始。
  在孝义,上到教育局长,下到学校校长、老师,都是教育行业的行家里手,教育家办学的理念在这里落到了实处。
  从2012年开始,孝义市每年财政单列500万元作为教育培训经费,5年多来,北京、上海、南京、杭州、山东、成都、重庆……这个县级市6600余人的校长教师队伍中,已有5500余人走出校门,到全国各地培训、游学。孝义市与华东师范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部属师范院校开展“全学科、订单式、多层次、大规模”的专业研修培训,并作为全国惟一县级市,与北师大联合进行了为期3年的“基础教育优质均衡发展促进工程”,其中包含“中小学校长领导力提升”“中小学名师培养”“骨干教师高级研修”3个子项目。
  用见多识广的老师来培养有见识的学生。走出去,不只是学习先进的教育理念、方法,还包括文化考察,课本上涉及到的名胜古迹都要去。老师们越来越专业,学生们越学越轻松。孝义六中是当地一所优质初中,但在这里,学生们每晚写作业的时间不超过1.5小时,与当下许多重点中学初中生动辄作业写到半夜的情况截然相反。不仅如此,还保证学生每天下午在校有1小时的社团、体育活动时间。
  学习时间没增加,兴趣活动未减少,成绩却年年攀升,怎么回事?“教师下海,学生上岸。老师们要下题海为学生探路。”孝义六中副校长张建勋解释说,学校每个老师都有一个工作记录本,用来统计批阅作业、学生差错题、培优补差、经典题型等情况,各科教研组每周都要进行分析统计,再一起备课、出题,每天只给学生布置针对性强且合理、适中的作业,不做重复的无用功。
  “让优秀教师做备课组长,优秀备课组长做教研主任,优秀教研主任做教导主任、副校长、校长。一言以蔽之,让懂教育的人来办教育。”田曜说。
  2012年至今,素质教育与学习成绩的正相关作用在孝义的教育实践中得以印证。厚实的基础教育,让孝义学生实现了“多渠道成才,多元化发展”,“出口”越来越宽广。孝义中考成绩多年稳居吕梁市第一名,2017年各科总均分比第二名高20多分,及格率比第二名高出16个百分点;除辛鹏外,还有57名学生通过足球圆了大学梦,仅2017年就有500余名学生在高考中凭音、体、美等特长被录取;高考成绩位居山西县域前三甲,近两年有6人被清华、北大录取,2017年,全市2680人达二本B类录取线,孝义中学一本达线率49.6%,二本达线率93%。

  “自主”贯穿着孝义市义务教育的始终。教育者因为自主而主动作为,学生因为自主而自觉自律,城市因为教育而幸福
  “非常普通。”说起自己的入学成绩,刘卓昊很坦诚。2015年,他入读孝义中学时,在全校成绩排名为第256名。“迟到早退,不写作业。”当时“一身毛病”的刘卓昊并没有受到指责,因为老师们很快就发现了他的优点:爱读书、爱钻研、爱质疑、爱音乐、爱数学。于是学校提供各种条件,鼓励他组建乐队,在全校巡回演出;鼓励他质疑、思辨、钻研。刘卓昊用“如鱼得水”描述自己进入孝义中学后的状态。2017年高考,刘卓昊被中国科技大学创新班录取。当时,他只是一名高二学生,6月份参加了两个考试,一是高考,总成绩582分;二是中国科大的自主选拔考试,成绩是全国第七、全省第一。
  在孝义市,获得发展自主权的不只刘卓昊这类学生。学校对学生,教育局对学校,市委、市政府对教育局,“自主权”层层下放,被尊重的发展环境让所有来过这里的省内外同行羡慕、感慨。
  金晖小学位于该市梧桐新区,漂亮的教学楼、整洁的校园、崭新的塑胶操场,45个教学班班班配备新媒体,特别是该校各类学生社团高达116个,每天下午3时半至5时,绘画、书法、声乐、器乐等各个社团活动专用教室里热火朝天。“学校只负责给学生提供‘菜单’,学生们可以自主选择喜欢的社团活动。”校长王炳海介绍说。
  樊世孝是孝义市教育局副局长,也是推动当地教育改革的一位人才,但他的身份却属事业编制。只要是办教育的行家里手,就可以打破身份限制,吸纳到教育局管理班子。除了副县级设置的孝义中学校长,其余所有教育系统的人事安排几乎全部由教育局主导。去行政化在教育系统深入人心。
  孝义市近年来累计招聘二本B类以上学历教师832名,其中研究生以上学历226名。田曜对此很有感触,编制上的适度宽裕与教学上的绝对自主,让他感受到了市委、市政府的重视以及肩上担负的重大责任,追求卓越、主动作为已经成为他和更多教育工作者的习惯。
  教育部去年提出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目标,而早在2012年,孝义市就已将此项工作在区域内推进。2014年,该市在全省首批通过国家义务教育基本均衡验收。近5年来,当地先后投资8亿元,新改扩建了64所农村学校,城乡学校硬件统一水平,农村学校与城市学校一个标准、一样美,学校布局更加科学合理。10年前,孝义市的家长们纷纷送孩子远赴北京、天津、太原、太谷、平遥等地求学,每年中考成绩前20名的学生几乎全部流失;近几年,在家门口就能上好学校,外出求学现象不复存在。
  随着城镇化建设日新月异,在高楼大厦不断拔地而起之时,是教育为这座城市注入了灵魂。正如教育部副部长朱之文调研后所言:义务教育改革是一道公认的难题,在这里找到了答案,孝义是一个因教育而幸福的城市。

本报记者 贾力军 李林霞 周慧芳 本报通讯员 任静

过往期刊

  • 第2018-01-07期

  • 第2018-01-06期

  • 第2018-01-05期

  • 第2018-01-04期

  • 第2018-01-03期

  • 第2018-01-02期

  • 第2018-01-01期

  • 第2017-12-31期

  • 第2017-12-30期

  • 第2017-12-2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