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版:评论
<上一版下一版>

小目标 大期盼

  • 图/王峰

  •   编者按

      再过几天就是春节了,值此之际,我们愈加期盼幸福生活,憧憬美好明天。而刚刚闭幕的省“两会”,不仅对今年做出安排部署,更绘就未来五年蓝图。比如,2018年生产总值增长6.5%。再如,全面启动2035年城乡总体规划修编,选取部分重点城市开展“城市双修”;打通高速公路出省口、断头路和省内重要连接线;推进大张、太焦等重点铁路项目建设,加快雄安至忻州高铁项目前期工作,等等。
      无疑,以上都是大目标、大工程,是决定格局乃至未来的大动作。而相比之下,政府工作报告承诺的“继续办好六件民生实事”,我们不妨谓之为“小目标”,如继续为怀孕妇女提供免费产前筛查与诊断服务,再新建600个农村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把“建档立卡农村贫困劳动力免费职业培训”拓展为“全民技能提升工程”,等等。此外,加强贫困地区“控辍保学”,加强对零就业家庭等困难群体的就业援助,建立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落实经济困难高龄失能老人和困难重度残疾人“两项补贴”,做好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等,亦可称之为“小目标”。
      大目标里有大愿景,小目标里也有大期盼,本期话题就从小目标谈起。

    租购并举好安居


      住有所居,众所期盼。省“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建立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
      近几年来,我国房地产市场“购”的一端过于火热,“租”的一端过于薄弱。与之相对应的是一些城市高入云端的房价让人望房兴叹,随意涨价、二房东、问题房等不太美好的租房体验又让人一言难尽。大力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特别是长期租赁,对于一个城市的开放度、接纳度和居民的幸福感来说无疑都将是一个极大的提升。
      加快住房租赁市场的发展,房源保障是第一位的。长期以来,租房的房源大多来自个人,各种不确定因素很多。倘若有成规模的价格透明、专人管理、权责分明的租住房可供选择,一定会为租客减少若干烦恼。而这种专门用于租赁的房源一方面要依靠政策的支持,另一方面还要有赖于专业化、机构化的企业进军租房市场。
      其次,建设一个专业化的租房服务平台极为重要。租房市场信息不对称、不透明是许多租客的切身感受。如果政府能牵头建立一个具有公信力的服务平台,同时又具监管职能,那人们租房的安全感势必会有更多保障。事实上,如人们所愿,大连、杭州、广州等地的房屋租赁公共服务平台正在兴起和上线中。
      租房市场能否建立长效机制,还有一个令人不得不担忧的问题,那就是租购能否同权。大多数城市只有在买房后才可以上户口,取得城市户口才能享有教育等公共服务。租购同权虽然已经在一些城市试水,但绝对的同权尚难做到。
      笔者所住小区有一位做保洁的大姐,一人同时打着三份工,问其如此辛苦为哪般,她说,要还房贷。每个中国人都有一个“安居梦”,似乎只有拥有一套房子,才算是拥有一个家。传统观念无可厚非,但在经济能力有限的情况下,如果租一套房也能过上现世安稳的日子,那也是应该额手称庆并提倡的。德国居民家庭租房比例超过了50%,美国也约有1/3的居民家庭租房住,租来的房子也可以是温暖的家。当然,这是建立在长期稳定的租房市场之上。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健康的住房市场应该是可以满足多层次需求的,而不是让普通人倾其一生,做个房奴。相信,只要多管齐下,租房将不再是权宜之计,而会成为长久之计,租房市场的春天将不再遥远。

    陈力方


    给农村更多“托老所”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既2017年之后,我省要再建600个农村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
      自1999年我国进入老龄化社会,至2015年,我国老年(60周岁及以上)人口已达2.22亿人,占人口比重的16.1%,老年人口数量大、增长快,老年人口呈高龄化趋势。“未富先老”成为对中国老龄化社会的准确概括。而在农村,这一问题在大多数青壮年进城务工、农村居民平均收入远低于城镇的背景之下,显得尤为触目惊心。一些生活无法自理的空巢老人、单身老人,必要的饮食起居、医疗保健等照顾尚且难以保障,休闲娱乐、情感慰藉、临终关怀等更是无从谈起。
      大量的青壮年劳动力由于工作和教育的原因向城市转移,结构相对稳定的农业社会中“养儿防老”的家庭养老机制已受到严重挑战。而商业化的机构养老,费用往往远高于农村家庭的平均支付能力。同时,传统的养老观念仍然深植于老年人心中,绝大多数老年人希望与儿女生活在一起,所谓“离土不离乡”。
      怎样安顿、照顾数量日益增多、年龄日益增长、体能和生活能力日益下降的老年人,成为当今整个社会和每一个家庭面临的切实问题,更是乡村振兴、农民脱贫攻坚中不可回避的难题。在此背景下,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的全面铺开、扎实推进成为一个兼顾“老有所养”和“壮有所为”的有效举措。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俗称“托老所”,老人们白天在此运动、娱乐、聊天、就餐、相互照顾、接受医疗保健和其它服务,晚上回家享受天伦之乐,青壮年则可安心工作而不必有后顾之忧。
      在过去几年中,我省各地已经建成农村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5207个,覆盖了64%的千人以上行政村,惠及95万名农村老年人。这些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以符合当地实际情况的方式在运营,让老年人在获得全面照顾的同时,也没有割裂与家庭的联系,可以说是居家养老和机构养老二者优势的结合,深受广大农民的欢迎,为中国城镇化进程中所不可或缺。
      到2020年,符合标准的农村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老年人活动中心等养老服务设施将覆盖60%以上的农村社区。“托老所”中有幸福感,但愿更多的农村老年人享受到这一普惠型政策的福祉。

    原 蔚


    建立家庭医生长效机制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健全科学合理的分级诊疗制度,做好家庭医生签约服务。从我省1月份召开的2018年全省卫生计生工作会议上得知,我省的家庭医生签约覆盖率目前已达47.63%,位居全国第六,惠及1700余万城乡居民,这组数字让人倍感欣喜。
      家庭医生的顺利推行,不仅有利于提高基层诊疗水平,而且可以缓解看病贵、看病难问题,使老百姓更有获得感。但是家庭医生制度的落地,又需要建立在一系列硬件和软件条件比较完备的情况下。要做到这一点,尚需方方面面付出巨大的努力。
      首先,要改变群众的看病观念。不管大病小病都往大医院跑,别说目前情况下,即便以后建再多的大医院也不够用。现在医院急诊里,有多少是急危重症?轻病人抢占了太多的优质资源,只有改变看病观念,才能使家庭医生顺利推行。
      其次,要培养大批合规的家庭医生。所谓家庭医生,最主要的职责,就是为老百姓作初步诊断,进行慢病管理。但还是有一些家庭医生由于时间紧、工作重的原因,无法做到合格合规的诊疗。由于医疗环境欠佳,这几年医学生招生有些遇冷,培养数量庞大的家庭医生还需要政策的保证。从目前家庭医生的落实情况看,还有一些老百姓不够信任家庭医生。提高家庭医生的诊疗水平,保证对签约患者的服务时间,我们还需要很长的路要走。
      第三,要提高家庭医生的待遇。行医很大程度上要靠理想支撑,但再靠理想支撑的职业,也得养家糊口,别说家庭医生,就现在基层医院的医生月收入3000多元,三甲医院5000多元,在高强度的工作压力下,能够坚守实属不易。那么家庭医生又能收入几何?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想当名医的医生,也不是好医生,家庭医生的职业如何晋升?社会地位如何得到承认?这都决定了我们是否能够有一支稳定的家庭医生队伍。
      当然,家庭医生的问题,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人”的问题,我们只有建立起良好的人才流动机制,比如医学毕业生必须做几年家庭医生才能报考三甲医院,三甲医院医生必须做多久家庭医生才能晋升职称等。让人才形成上下流通,可进可出的良性循环,家庭医生这样的好制度才能够顺利推行。

    王继侠

    过往期刊

    • 第2018-02-12期

    • 第2018-02-11期

    • 第2018-02-10期

    • 第2018-02-09期

    • 第2018-02-08期

    • 第2018-02-07期

    • 第2018-02-06期

    • 第2018-02-05期

    • 第2018-02-04期

    • 第2018-02-0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