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文 萃
<上一版

先秦“说”体及汉代的“小说”观念

  先秦“说”体在春秋之前为祭祀之辞。春秋末期至战国,“说”由祭祀之辞发展成游士游说之辞。逻辑关系上,“说”用来解释“经”之所以成立的原因和根据。《韩非子》所载“说”等战国文献,表明以《韩非子》诸“说”为代表的“说”体文献已包含了大量民间口传故事性材料,即后世“小说家”的材料。战国末期,《荀子》《吕氏春秋》等一些篇章,开始有意识地辩证“世俗之说”或民间“传说”:这种观念发展到汉代刘向、刘歆父子及班固《汉书·艺文志》,体现于图书目录分类,就是从包括“说”在内的文献中析出“街谈巷语道听途说之所造”,而借用《庄子》语命名为“小说家”,而“街谈巷语道听途说之所造”就成为汉代“小说家”的分类标准。此种文献分类的观念、方式,所折射的是汉代新兴文人阶层或群体的兴起,及其知识结构、观念的形成和建立。(史伟/文 据《南开学报》2018年第1期)

过往期刊

  • 第2018-03-12期

  • 第2018-03-11期

  • 第2018-03-10期

  • 第2018-03-09期

  • 第2018-03-08期

  • 第2018-03-07期

  • 第2018-03-06期

  • 第2018-03-05期

  • 第2018-03-04期

  • 第2018-03-0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