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版:太原新闻
<上一版下一版>

换种心情会更快乐

  •   

    讲述者:太原市人民医院普外科护士长王建勤

      怎么成为男护士的?还得从高考说起。因为成绩不理想、家庭条件也不好,所以没有选择复读。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感到彷徨又迷茫,就在这时,有人向我推荐了临汾职业技术学院。
      当时并不知道高护是干什么的,走进校园那一刻有些懵,看到学生几乎都是女生,后来才知道1000多名学生中只有13名男生。就这样,两年的学习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实习结束后,我如愿留在了实习单位——太原市人民医院。现在还记得第一次输液时的情景,拿着针头、找准血管,但手不停地抖,一秒、两秒、三秒……针进了,看着输液管的回血,打开调节器,血管没有鼓起来,成功了。
      “小伙子,刚来的吧,手抖得这么厉害还成功扎进去了,你行。”面对大爷的笑脸与鼓励,我走出病房,紧张、太紧张,满头的大汗和依然在抖的手告诉我。
      刚到普外科当责任护士,所管病房住着一位年轻姑娘,准备做腹腔镜胆囊切除术。术前,需要备皮、插尿管。可刚进入病房,就被家属撵了出来。尴尬、还有委屈。
      看看同龄人,有的待遇很高、有的自由自在,而自己经常身心俱疲、收入却不高,人生又一次迷茫了。
      就在这个时候,有天晚上值班,120送来一名伤情严重的交通事故患者。患者多发开放性骨折、面目全非,几乎没了生命体征。迅速配合医生,止血、吸氧、输液、输血……5个小时的抢救,汗水浸透了白衣,结果却是一个生命的消逝。
      当我做好尸体料理,把逝者从抢救室推出来的一刻,逝者年轻的妻子和年幼的孩子扑通跪倒在我面前,撕心裂肺地央求着:“救救我老公……”“叔叔救救我爸爸……”孩子抱住了我的腿,我顿时泪崩,猛然意识到自己的责任有多重。
      普外科是劳动强度大、琐事多的科室,术前患者的准备和术后患者的翻身,男护士的体能、精力明显优越于女护士,所以重活、累活常常非我莫属。
      11年的坚持和努力,大家都知道普外科有名男护士。我也常常受到同事的肯定、患者的表扬。前年还被任命为护士长,同事经常开玩笑说我既是爹又是妈,得管好这个家。可身为医护工作者,最亏欠的却是远在永和的家人,爸妈病了无法在身边陪伴,爷爷、奶奶病危都没能见上最后一面。
      人们常常抱怨工作不如意,却又在坚持,那又为何不换种心情快乐接受,坦然面对呢?我学会了用心为患者服务,得到患者的理解与尊重,我会开心;看到患者一个个康复出院,我会更开心。

    【画外音】
      发达国家男护士的比例占10%,而我国男护士的比例还不到2%。在太原市刚刚表彰的30名“最美护士”中,只有王建勤和120急救中心的朱晋刚是男护士。从最初的轮转学习,到现在走上护理管理岗位,王建勤多了一分成熟,少了一些稚嫩;多了一分责任,少了一些轻狂,他带领的普外科无一例护理事故发生。
      “男护士找对象难。”今年31岁的王建勤也没逃过这一魔咒。因为工作时间经常日夜颠倒,很难陪伴女友。偶然会有他护理的大爷大妈知情,便热心地张罗,王建勤心中满是感激:“因为这是对我工作的肯定与信任呀!”

      本报记者 曹秀娟整理

    过往期刊

    • 第2018-05-15期

    • 第2018-05-14期

    • 第2018-05-13期

    • 第2018-05-12期

    • 第2018-05-11期

    • 第2018-05-10期

    • 第2018-05-09期

    • 第2018-05-08期

    • 第2018-05-07期

    • 第2018-05-0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