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版:黄 河
<上一版下一版>

夜色

  夜色如酒。
  低下头,便低下了所有的温柔。初夏的天,醇醇地浸泡在沁凉的心绪中。有多少话,如饱满的谷穗都缓缓低下了头,唯有灵魂,在如酒的夜色中追逐一种倾心。
  今夕何夕?夜色是时空交错中最美的颜色,它常常以风的形式扑面而来,于是,我就放松自己,让它把我吹成随心所欲的样子。那时,一种无我的境界就恍若来临了。
  夜色有时又以一种期待静静地飞扬,这时,一个人宁静地守着黑暗,月光穿过眼睛,轻扫出许多浮躁时不得不附身的渺小欲望。心灵由此而入禅。
  夜,一点一滴地走。我走在夜色中,感觉这时的我更符合性别、更完美,宁愿相信自己来时的路就是从夕阳下开始,左手拂过绛红的晚霞,右手点亮黎明前的星辰。我宁愿相信,我一定是深海中从未谋面也不曾为人所知的一位海神嘴里吐出的气泡……我轻盈地旋转在潮湿的空气中,翻飞着寻找我的方向,天地之间,竟任我如此畅游!感谢天地,让我如此简单,给我微笑与自由,微笑的枝叶后面还隐藏着深深浅浅的诗行。
  夜属于女人。我钟情于夜。唯有夜,才能纯美地点亮我的心灵。心灵不只是潜伏在肉体中怦然而动的一个器物,它温柔地拉线织网,笼罩住美好、过滤掉白天沾染的尘埃。没有了尘埃,夜色如浓郁的酒水,流淌到心间,人便若酒酣了。微醺中的女人,即使找不到诗句和爱人的肩膀,也迷失在生命馈赠的富庶中了。
  我常常立在黑暗中,屏住呼吸,让周围所有的事物来欣赏自己,想象它们看我时的神情,想象它们的窃窃私语,品评着我作为人的姿势。
  夜,于是在我的内心里丰富起来了。
  常常闭上眼,让夜提前到来,夜色便在灿烂的阳光中成茧了。于是,孤独成为一种奢侈,而我愿意奢侈地在白天挪用,让它牵引着我孑然出神。想象中,走在夜的怀抱中,坦然面对一切,四周朦胧,只有真实的自己。
  心灵有多少道门?每道门里又有多少间屋?而夜将颜色浓缩,不停地装扮我心灵的世界,恍如阆苑仙葩,璀燦之至!
  夜,走在时空间,亘古循环。
  夜,流连在心灵里,春夏秋冬。
  夜,与我融为一色,让我成为最底层最底层的紫。当云蒸霞蔚的时候,我离玫瑰之色最近。我相信——只有美丽的心灵才能开出最阳光的花朵!就如夜,是我企盼的黎明!
  我从夜色中来,留恋着夜色。
  夜色也留恋着我的一颦一笑,它让我走得慢些、再慢些。

紫箫

过往期刊

  • 第2018-06-12期

  • 第2018-06-11期

  • 第2018-06-10期

  • 第2018-06-09期

  • 第2018-06-08期

  • 第2018-06-07期

  • 第2018-06-06期

  • 第2018-06-05期

  • 第2018-06-04期

  • 第2018-06-0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