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日报数字报
第10版:黄 河
<上一版下一版>

舌尖上的童年

  上世纪70年代,用“贫瘠”一词来形容当时的晋南农村一点都不为过,大人们成天为生计发愁,但我们小孩子却从来都是“少年不识愁滋味”,因为大自然的慷慨馈赠,我们倒也少有饿肚子的时候。
  直到现在也没弄清,当时那么热衷于去拣“地翻翻”、摸“知了猴”等诸如此类的活动,究竟是为了填饱肚皮,还是纯粹因兴趣所致?反正,只要是能下肚的东西,再隐蔽的地方,对于我们都不是秘密:哪里种瓜,哪里结豆,谁家果甜,谁家桃鲜……我们都了如指掌;无论酷暑寒冬,我们都不会错过任何一次与美味相遇的机会。
  从春天开始,家里的饭菜花样就多了起来:白蒿、苜蓿、蒲公英,榆钱、香椿、洋槐花……轮番登场。一年之中,夏天带给我们的乐趣最多。盛夏酷暑,是摸“知了猴”的最佳时节。吃过晚饭,太阳下山,小伙伴们三五成群地奔向村外的杨树林。这个时候,“知了猴”正钻出洞口,慢悠悠地顺着树干往上爬。
  到达树林里后,我们默契地按平时的约定分工合作:个子高的负责沿着树干从上往下撸,像我这个子矮的,便负责“围剿”树根四周的“知了猴”。摸树干的还好,下面的人却常常会摸到鸡屎、羊粪之类的东西,但这丝毫也破坏不了我们的兴致,每次都会满载而归。
  回家清洗干净,用盐腌渍个把小时,然后用热油煎炸,煎熟的“知了猴”通体黄亮,泛着油光;吃到嘴里,外焦里嫩,唇齿留香。生活困难、舍不得用油的家庭,会选择火烤,虽然比不上油炸的好吃,但对于平日肚子里缺少油水的孩子们来说,也不失为一道“打牙祭”的好菜。那股像毛发烧焦了的味道,对于我们来说,可真是妙不可言。无论是在放学路上还是在玩耍当中,只要闻到这种味道,我们便能追根溯源,准确找到煎、烤“知了猴”的那户人家,不管熟不熟悉,主人都会热情地邀请这群小“馋猫”,与他们一起品尝美味。
  一场大雨过后,我们知道,改善伙食的机会又来了,空旷的野地上,成片的“地翻翻”在向我们招手。小伙伴曾不止一次地讨论过“地翻翻”是怎么形成的,每次都被善于恶搞的村民告知是由羊屎蛋变成的,如此多次,我们对这种说法也确信无疑了——但即便知道了它的来由,但还是难以抗拒它的诱惑。
  “地翻翻”的形状、口感与木耳有些相似,但又不大相同,它朵小、片薄,本身没有什么味道,就像一个性格随和的人,更易产生“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效果。所以,选什么食材做搭档、用哪些调料进行配制,给主妇们留下了更大的发挥余地。鸡蛋是它的绝配,“地翻翻”炒鸡蛋是一盘不错的下酒菜。若拣的多,还可以做成馅,蒸包子、包饺子,都非常美味。这种美食只有在雨后才能享受得到,而有没有这个口福,那就得看老天爷赏不赏脸喽。
  我们不断地从生活中寻找乐趣:深秋用甜菜根熬糖浆,冬天用箩筐扣麻雀……也正是因了这些童真野趣,才让我们总是那样地无忧无虑。现如今,物质生活极大富裕,老百姓肚子里的油水厚了,对任何食物都失去了兴趣,什么东西吃到嘴里都觉得寡淡无味;而童年时舌尖上的那些味道,至今还萦绕在我记忆深处,久久地挥之不去。

李晓霞

过往期刊

  • 第2018-06-12期

  • 第2018-06-11期

  • 第2018-06-10期

  • 第2018-06-09期

  • 第2018-06-08期

  • 第2018-06-07期

  • 第2018-06-06期

  • 第2018-06-05期

  • 第2018-06-04期

  • 第2018-06-0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