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版:黄 河
<上一版下一版>

在和顺(组诗)

  

郭卿

仗着我的留白
大地、天空我可以任意更名
白云是草,土地是黑洞
我把内心洒满罂粟花
又自贱一道血淋淋的伤痕
用心血浇灌的那些种子
也许只是干瘪的虚空
也许将是十万里格桑花摇曳苍穹
山中几日,俗尘一生
把你的笑容当作杯酒饮尽
我就可以迷离、恍惚地看你
看你独善其身,看你疏离红尘的背影
走马槽的铁蹄传诵六字真言
风化的石头把人心的坚硬杵了个洞
结了榛子的灌木一半叶子已干枯
这里的植物都是初见世人
没有人知道我采一枝柴胡
插在鬓角
只是为了来生与你有个约定

红头巾的女人

她头上裹着红头巾
多像幼时母亲的面容
看见我腼腆地笑像山里的野花令人
动容
她弯腰刨土豆时与她居住的山头一
样坚硬
她手握镰刀割谷子时像塞外的风迅猛
一年年她像门口的杏树守着窑洞鸡
犬相闻
一把把稻草点燃驱赶着山里的寒冷
她种的庄稼同时喂养着各种鸟雀
每天清晨会有一只肥硕的喜鹊站在
杏树上为她鸣唱
那块红头巾是她出嫁时的嫁妆
她把山里的日子捂得严严实实
我只看到红得那么鲜艳
却看不到她红头巾下的憔悴

横岭村

一个嗓子眼里冒烟的村
一个以命换水的村
一个趴在山顶喊渴的村
一树一树的苹果花
一树一树的野梨花
像是深居简出的山里女人
越是缺水越水灵
不得不感叹造化弄人
横岭村的男人一肩挑着水
一肩挑着山
跋涉在弯弯曲曲的岁月里
水命的横岭村的女人
指望这老天狠狠地下一场暴雨
把门口的水缸、瓷盆都装得
盆满缸满,站在雨地里
痛痛快快喊一声
榆钱,槐花,苜蓿草
野杏,野梨,松花粉
靠着老天的眷顾
应有尽有
祖祖辈辈站在山顶
守着这干渴
守着这贫穷
把希望种在火烧火燎的土里
看山下的海市蜃楼
扯着嗓子喊疼

老岭

我想说起的老岭
像居于天空中的村庄
当夜幕降临时
姥姥的那盏煤油灯
在村庄的头顶
与月一样清冷
我坐在村里的传说中
坐在门前的溪水中
听见姥姥和岭上的花椒树
说起去年的那场雨
还有夜夜不归的岭上人
花椒叶的清香时断时续
老岭上的草儿绿了又绿
一盏油灯如风中之火烛
在老岭燃烧

走在山里

晋中其实很大
山里绕着山里,山顶握着山顶
九曲十八弯,馋人的红苹果
点缀着山里,一树树笑着
像树下农家媳妇的脸那样诱人
我迎着风略显孤立
一个融不进山里又走不出山里的女人
像大山的败笔,失魂落魄地
山顶的草以统一的姿势倾斜
而我却迎着这势不可挡的倾斜
向相反的方向抵御

过往期刊

  • 第2018-06-12期

  • 第2018-06-11期

  • 第2018-06-10期

  • 第2018-06-09期

  • 第2018-06-08期

  • 第2018-06-07期

  • 第2018-06-06期

  • 第2018-06-05期

  • 第2018-06-04期

  • 第2018-06-0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