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日报数字报
第12版:钩 沉
<上一版下一版>

在陪伴公婆的日子里

  • 后排左一为本文作者

  •   如今,我已步入古稀之年。自己的父母和老伴的父母均已去世,原本是被人疼爱的孩子,现在却成了疼爱孩子的老人。每当看到一些耄耋之人在儿女们的搀扶下,在街巷艰难的挪步行走时,便忆起了自己陪伴父母的一些往事。
      母亲的早逝,让当时30多岁的我肝肠寸断、悲痛欲绝。这使我产生了一个念头:为在世的父亲和公公婆婆全力做好孝养之事,来弥补我对逝去母亲未尽养育之恩的遗憾!
      那是1974年,我与爱人成家,公婆60多岁,精明能干,不仅帮我们照看孩子,还将家里家外料理得有条不紊,是村中很有名气的有条理又干净的人家。婆婆81岁时得了重病,经抢救治疗,虽然保住了生命,但隔三差五就小病一次,已经离不了人照看。公公当时82岁,虽比婆婆好点,但体能逐渐衰退。两个老人相濡以沫、相依为伴。当时,两个孩子在县城上学,我与爱人十分忙碌,我俩只能在每周六乘公交车回去,利用一天的时间为老人备好一周的蔬菜、柴炭等生活所需,在周一凌晨再返回县城上班。当学校放假时,我就领着两个孩子一起回家照顾他们,虽然有时身体觉得疲惫不堪,但看到老人良好的精神状态和对我们恋恋不舍的亲情,心中十分欣慰。
      1998年正月,87岁的婆婆溘然长逝。婆婆的去世,我们无比悲痛。我们把公公接来与我们居住,天天家常便饭,少荤多素,粗细搭配,精心照顾。有一次公公重感冒,卧床不起,不思饮食,光吃药不喝水,我就像哄小孩似地拿着小勺一粒药片一勺水,一口一口喂着,后来病终于痊愈,他感动地说:“儿不顶,女不顶,就累了你了,你短欠下我了。”我听了心里暖流直涌,这是他发自内心的感激。
      2001年一个夏天的上午,公公跌倒在厕所架上,我搀扶起他并挪下厕所架,帮他系好裤带,用笤帚扫了灰土,扶回家中,擦了汗,洗了脸,在伤处包了点创可贴。他说:“幸亏你在,要不,我就掉进茅坑里了。”我安慰了他一番,把他扶回炕上休息。事后我也后怕,假如掉进茅坑里,后果真是不堪设想。2002年农历腊月二十二,公公突然肚疼,我和爱人急忙请来大夫,给他打了一针,疼虽止住了,但躺在床上,不吃不喝。在第三天早晨,我们拿热毛巾给他洗手擦脸时,92岁的公公欢喜地说:“你们积下德了!以后可要好哩。”随后便安祥地闭上了眼睛。

    郝芝芳

    过往期刊

    • 第2018-06-12期

    • 第2018-06-11期

    • 第2018-06-10期

    • 第2018-06-09期

    • 第2018-06-08期

    • 第2018-06-07期

    • 第2018-06-06期

    • 第2018-06-05期

    • 第2018-06-04期

    • 第2018-06-0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