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钩 沉
<上一版下一版>

武 术 梦

  儿时,父亲在太原上班,母亲在阳曲的泥屯村当民办教师,我和弟弟们跟随母亲生活。童年的乡村生活简单而快乐,滚铁环、丢沙包、折“东西南北”、拍纸烟盒,拿着树枝疯跑,你追我赶。
  那时,十二英寸的黑白电视机也只是村里极少数的人家才有。邻居家有一台,每天晚饭时,我们附近几家的孩子端着碗,拿着小板凳早早地去坐在电视机前。《陈真》《霍元甲》《射雕英雄传》使我对武术产生了兴趣与憧憬。大队放映的电影《少林寺》,更是让我和小伙伴们对武术痴迷。那时农村孩子的玩具大多都是自己做的,拿粗点的杨树枝削了皮,用小刀把结点削平,一根简单的“少林棍”就做出来了。或者找块厚木板,先画出宝剑和大刀的样子,用斧子砍,小刀刻,宝剑上再歪歪扭扭地刻条龙。大刀背上用烧红的钢筋钻一排孔,把铁丝穿进去弯成环,一把“金丝大环刀”就完成了。我和小伙伴们拿着各自的武器,“分帮建派,打打杀杀”,那时的我们,是那样的认真,那样的快乐,那样的真实和充实。
  稍大点,武术梦已深藏在心底,还常常出现在梦里。初三的时候,我回老家运城上了半年学。
  我住在万荣县丁樊村姥姥家。学校离姥姥家8公里,两星期回一次家,平时住校。每月交一袋面,5元钱充当伙食费。学校每天两顿饭,十几岁的孩子长个头,常感到饿,有时候就厚着脸皮到学校所在村的同学家蹭饭。一天傍晚,在同学家院子里吃晚饭,同学家养了条大黄狗,还有条小狗,一大一小两条狗在“打架”。汪汪地叫着,凶狠而疯狂地扑咬,不一会儿,大黄狗身上被咬得一片片掉毛,而小狗身上却没有任何的伤。我很奇怪,同学的爸爸对我说,这是狗妈妈在教小狗生存的本领,这是动物的本能。那一刻,我好像明白了什么,可又说不清楚。
  直到长大、毕业、工作、结婚,有了儿子,开始思考怎样做爸爸,才渐渐明白了些,我的义务就是供儿子求学,教儿子“生存”。我请人写了一幅字装裱好挂在儿子书桌上方:“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意即:知道学习方法的不如喜欢学习的,喜欢学习的不如把学习当乐趣的。我想让儿子学习更多的生存本领,前提是他必须喜欢。内心里还是有点小小的私心,儿时的武术梦,在儿子身上能帮我圆了吗?我小的时候没条件,现在有条件了,让儿子有个强健的身体是一切学习生活的基础。
  我问:你喜欢武术吗?儿子回答:喜欢。我问:那爸爸带你去武馆试学两节课,好吗?儿子当时很开心地说:好啊。也是,哪有男孩子不喜欢武术的啊,关键是能否坚持。我把孩子带到了武馆,试学了两节课,准备交学费前,我问儿子:确定学了?武术很累,很枯燥。定下学就要坚持。儿子坚定地说:学。
  一晃儿子学武已三年。每天放学后送到武馆,踢腿,站桩,跌扑滚翻。一身身汗水换来强健的体魄。练完回家抓紧时间写作业,日复一日,每天过得充实而紧张。只是每每送儿子上武术课前,看到和儿子同龄的孩子在院子里玩耍,心里有些内疚,又有一点疼。我对儿子说:人生不管做什么,贵在坚持。儿子懂事地点点头。
  儿子的汗水没有白流,儿子的坚持得到了肯定。连续两年,儿子获得了“全国传统武术邀请赛”查拳、自选刀冠军。“国际传统武术邀请赛”长拳、刀术冠军。
  每每回想,武术是我的梦?还是儿子的梦?他是我儿子,呵呵,有遗传基因对吧?那是我和儿子共同的梦。

冯 江

过往期刊

  • 第2018-06-12期

  • 第2018-06-11期

  • 第2018-06-10期

  • 第2018-06-09期

  • 第2018-06-08期

  • 第2018-06-07期

  • 第2018-06-06期

  • 第2018-06-05期

  • 第2018-06-04期

  • 第2018-06-0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