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版:要闻
下一版>

太行山上“骆驼草”

  •   王永茂在和田监狱指挥中心工作。
      (图片由本人提供)

  •   

    ——记山西省司法行政系统首批援疆民警领队王永茂


      骆驼草,生长在沙漠戈壁,虽然普通,但是坚韧顽强。在茫茫戈壁,用一簇簇嫩绿,奉献清凉,讴歌生命。
      在新疆和田,在战友眼中,王永茂就是一捧骆驼草,来自山西,来自太行山上。
      5月3日,援疆一周年,距离王永茂被确诊为肺癌晚期3个月。服用药物之后,缓解了疼痛。担心自己一觉后再也醒不来,王永茂打起精神,在援疆团微信群,给大家发了一封满是不舍的道别信。
      “最近连续化疗后做了全面检查,扩散到我的大脑、骨头和其他部位的癌细胞开始恶化,经常会疼痛不已。”“假如我与大家告别了,希望大家一定要像现在一样,发扬光大我们的援建精神!”
      背过身去,妻子任菊红偷偷抹起了眼泪。
      窗台上,绿萝婆娑。不知名的小花,散发出淡淡的幽香。时隔一年,躺在病床上的王永茂依然在深深思念着远方的战友,想着那块曾经熟悉的土地。
      “你说也怪了,这两天总是梦到和田监狱,真想再回去一趟。”王永茂努力地向窗外望去。在他心中,窗外,弥望的是祖国边陲万里晴空。

      一句誓言——“听从党的召唤,带着大伙去援疆,我这个队长就是领头雁,就是标杆”
      2017年,从警30年,作为阳泉一监副监狱长的王永茂,面临一次重大选择。
      去年5月,接到上级要求,山西司法行政驰援新疆和田监狱工作。
      王永茂主动请缨,到祖国最艰苦的地方去。
      “你走了,家怎么办?”朋友问。彼时,孩子远在国外读书,留妻子一个人在家。王永茂说:“没有国家的长治久安,哪有小家的幸福安康。”
      结婚20多年,妻子最懂他的心,“家里有我,你放心!”
      2017年5月2日,山西省司法行政系统援疆民警启程动员会。作为队长,王永茂接过鲜红援建旗帜,举起右拳,带领全体援建队员发出铮铮誓言:“忠诚使命、敢于担当、甘于吃苦、勇于拼搏、团结奋进、严守纪律。”
      誓言是使命,是担当。队员记得,飞机落地,征尘未洗,第一次参加和田监狱的升旗仪式。王永茂指挥大家站好,仔细检查每个队员的警容风纪,把帽子扶正,扣子扣好。西南边陲上空,国歌声起,国旗飘扬,队员们湿润了眼眶。
      和田监狱位于新疆南部,临近塔克拉玛干沙漠。一年有近200天是浮尘天气,遇到沙尘暴,白昼如夜。气候能不能适应?
      和田监狱远离市区,周边没有餐饮、药店、超市,饮食结构和内地有很大区别。生活能不能习惯?工作能不能创一流?
      交心会上,王永茂满含深情,“听从党的召唤,带着大伙去援疆,我这个队长就是领头雁,就是标杆。在祖国的西南边陲,为了让鲜艳的国旗在这片热土上空永远飘扬,我们愿意付出一切,包括生命。”

      一封战书——“援疆要到一线去,到最需要我们的地方去。援兵在战场,只能前进,不能后退”
      按照相关规定,援疆队员应当安排到机关科室从事辅助工作,不用进监区上一线。但看着和田监狱的民警们有的经常坚守岗位不能回家,有的带病坚持工作,王永茂对这样的安排深感不安。
      支部会议上,王永茂和盘托出自己的想法。“援疆不上一线,那叫什么援疆?援疆就是要到一线去,到最需要我们的地方去。”经过临时党支部的充分讨论,山西援疆团向和田监狱党委递交了一份请战书,请战书上,30名队员指印鲜红。监狱党委很快批准了山西援疆团的请求。自此,山西援疆团成员全部下沉到监区一线,全面参与和田监狱整体工作。与和田监狱干警肩并肩战斗,同吃、同住、同值班、同备勤。
      在队员眼中,王永茂是领导,更是可亲可敬的“茂哥”。每天上班,王永茂一定要早早站在监狱门口,和进入监区的每个队员打招呼。仔细检查队员的单警装备,拍拍肩膀,送上一个亲切的微笑。“作为副监狱长的他,每天除了和其他监狱领导一样在指挥中心值班外,还要到每个监区、每个有援疆队员执勤的岗位巡查一遍,他就是我们把后背交给的兄弟。”援疆队员李杰现在想起来都难过得流泪。
      八月的和田,最高气温达到40℃。带上武装带,穿上厚厚的防刺服,衣服从里到外全被汗水浸湿。一天之中,衣服从干到湿,不知多少遍。
      置身监控室,不能打瞌睡,不许伸懒腰,最长时间一个连班52个小时,冷水洗脸,不是亲身经历,不知道身心的累,肩上责任大。
      “民族团结一家亲”接亲活动、慰问贫困少数民族群众、展示山西风土人情文艺汇演,同样少不了他忙碌的身影。
      援疆180天,王永茂开会、值班、与队员谈心,每天平均只睡觉4个小时,视力从1.5下降到0.6,体重降了10多斤。

      一身警服——“当警察是我儿时的梦想,警服能给人以一种力量。我现在最大的愿望还是能站起来,回到我们的队伍中去”
      2017年7月28日,平常的一天。起床时间,楼道没有王永茂的招呼声。作为援疆队员,张晓明觉得奇怪。
      推开房门,张晓明脑袋一轰。王永茂蜷缩在床上,双手捂肚。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张晓明扶起王永茂,急忙送往医院。医生检查后,怀疑是肾结石,打了一针止疼针,又开了些止疼药,并叮嘱回去多休息。
      然而王永茂依旧疼痛难忍。经请示监狱领导后,将王永茂送往和田地区医院。
      在等待检查时,王永茂实在难以忍受剧烈的疼痛,铮铮硬汉竟然像个孩子哭出声来,医生只好建议他打一针止疼针。“如果不是疼到极限,茂哥是不会去医院,更不会同意打那种止疼针的。他平常咳嗽、发烧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能坚持,就坚持坚持’。”张晓明哽咽地说道。
      经过一系列检查,暂时没有查出具体病因,医生建议住院观察、治疗。王永茂说:“监狱里那么多事,哪有时间住院!”输完两瓶液后,当晚王永茂就连夜赶回了监狱。而这一天,也成为180天的援疆时间里,王永茂唯一“休息”的一天。
      2017年11月5日,援疆任务圆满结束,王永茂和他的战友们回到了各自的工作单位。
      回到阳泉,整理资料、宣讲、办公室日常事务,王永茂一如既往开始紧张的工作。
      2018年2月1日,王永茂被正式确诊为肺癌晚期。犹如晴天霹雳,妻子哭成泪人。
      援疆的日子,天天操心的是队员的生活,没想到自己先垮了,王永茂内心希望,这只是命运开的一个玩笑。等待复检,王永茂一如既往,一样热情似火,一样一脸微笑。
      3月5日,剧痛让王永茂躺上病床,医生从他体内抽出4000毫升积水。
      王永茂的病情牵动许多人的心。
      5月7日上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司法厅、监狱管理局、和田监狱三级党委委派的3名同志,来到山西省阳泉市看望慰问王永茂。
      王永茂的病情公开后,司法部部长傅政华,党组书记袁曙宏,副部长熊选国、刘志强,政治部主任冯力军给予了关注和关心,并专门委托有关部门人员于5月9日前往医院看望慰问。山西省司法厅、省监狱管理局、省戒毒局主要负责同志此前也已分别前往医院看望慰问了王永茂。
      漠漠戈壁,骆驼草生命力极其顽强,根系深入大地,孕育新绿。“我的兄弟一定能好起来,创造生命的奇迹。”通过视频,王永茂维吾尔族“亲戚”依米提·努尔买买提,同样从万里之遥,给他送上祝福。
      “是你们给了我力量。”王永茂说。
      “当警察是我儿时的梦想,警服能给人以一种力量。我现在最大的愿望还是能站起来,回到我们的队伍中去。”望着床边的衣帽架,一行清泪,顺着王永茂的眼角,慢慢流出。
      衣帽架上,警服笔挺。警号1414073。

    本报记者白雪峰

    过往期刊

    • 第2018-06-27期

    • 第2018-06-26期

    • 第2018-06-25期

    • 第2018-06-24期

    • 第2018-06-23期

    • 第2018-06-22期

    • 第2018-06-21期

    • 第2018-06-20期

    • 第2018-06-19期

    • 第2018-06-1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