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版:文化周刊
<上一版下一版>

向历史正戏靠拢才是正道

  自《甄嬛传》后,《延禧攻略》可说是人们最喜爱的一部清宫戏了。之所以叫“戏”,而不叫“剧”,是因为“戏说”吗?也许是吧。我总以为戏和剧比较起来,在严肃性上要差一些,在身段上要软一些。可偏偏这两部戏又套了个“历史”的“包装袋”,假似真,真似假,让我们这些没正儿八经读过《清史稿》的人不得不在观剧之余,百度下历史上这些个后宫佳丽究竟和戏里的出入有多大。老话儿讲,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虽然咱也没到吓一跳的地步,但至少是坐实了自己的判断:八成都是“戏说”,连“演义”也够不上。
  可再往深里究,同是戏说,也还是有差别的。或者说,《延禧攻略》与《甄嬛传》以及之前的“宫斗戏”相比,是个拐点,它更有点“正戏”的味道。怎么说呢?其实《甄嬛传》可以看作是传统“宫斗戏”的升级版,只不过它将妒忌邀宠、明枪暗箭的老套路升到了一个巅峰级别,并没有什么新意。而《延禧攻略》则一反“宫斗”为主的套路,变得明媚和阳光起来,这是它能集万般宠爱于一身的重要原因。
  说它明媚和阳光,首先是基于对魏璎珞这个绝对主角的设定。魏璎珞从低下卑微的绣房宫女到高高在上的皇贵妃,一路走来,支撑她的精神动力并不是邀宠,而是由于一连串机缘巧合被诱发出来的人性中善的因子。即为亲人报仇——为恩主报恩——为丈夫报情。亲人是姐姐,恩主是富察皇后,丈夫是皇帝。若从这个角度看,又完全是一部家庭伦理剧,唯将背景放在了紫禁城的后宫而已。自然,这里面也有心机,也有算计,也有宫斗,但这些个梗在魏璎珞嘻哈果敢的玲珑气质和重情重义的善良本性面前,已沦落为推动故事情节发展的零件,而非主体。
  《延禧攻略》中其他的主要人物,形象也大多是正面的。比如至情至性,深爱着丈夫和孩子又追求自由灵魂的富察皇后,比如爱家更以国泰民安为己任的乾隆,比如风流倜傥又有着一副儿女柔肠的傅恒。即便是娴妃、弘昼乃至高贵妃,也不觉得有多么面目可憎。特别是富察·容音和乾隆之间的感情戏是那么的凄恻动人,令观者扼腕。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该剧精髓不在阴暗的宫斗,而在人性真善美的呈现。这戏说,算是戏到了正道。
  称《延禧攻略》为“拐点”的另一个缘由,就是它对史实的基本尊重。除去情节的演绎和几个次要人物之外,戏中表现的主要历史人物在经历和性格上大体还是与史实相符的。虽不及演义靠谱,更别说望历史正剧之项背,却也是对过去一说宫斗就完全是编排捏造要好许多。这种向历史正剧靠拢或与历史正剧相糅合,以兼顾历史真实和商业娱乐性的影视产品,的确给人耳目一新之感。这说明,戏说也能走出新路,也能在吸纳多种元素后,迸发出智慧和更多的正能量。
  至于说戏说就一定不及演义,或不按史籍记载中规中矩地创作影视作品就是“大逆不道”,我倒觉得是杞人忧天了。时代在演进,社会在发展,人们的审美情趣也在持续的嬗变中,审美水平亦不断提高,戏说就是戏说,大多数人也仅仅把它当作紧张的工作和生活之余的调味品而已,谁也不会当真。《延禧攻略》中那些穿插在每一集里由太监宫女们插科打诨的软广告就说明了一切。因此,戏说得好不好,主要是看它弘扬的什么,最终给人们带来了什么样的观感,而非戏说本身。
  基于以上,我斗胆给《延禧攻略》起了个新的体裁名——历史正戏。

王朝军

过往期刊

  • 第2018-09-11期

  • 第2018-09-10期

  • 第2018-09-09期

  • 第2018-09-08期

  • 第2018-09-07期

  • 第2018-09-06期

  • 第2018-09-05期

  • 第2018-09-04期

  • 第2018-09-03期

  • 第2018-09-0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