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版:情感
<上一版下一版>

岳父要回老家

  •   赵应征,现供职于永济市地税局。从他和妻子结婚的那天起,每每有需要,岳父都会及时无私地伸出援手。可没想到,一向硬朗的老人突然就患上了老年痴呆症。在姊妹几个尽心照顾老人的过程中,老人执意想要回老家,最后一回甚至躲到了树上,直到他答应了老人的要求。树上树下,一问一答,老人的话让人落泪。送老人回村那天,车在岳母坟旁停下,下了车的岳父像孩子一样,快步走到坟前,蹲在地上,嚎啕大哭。目睹此情此景,他忽然明白了,“老家才是岳父的根,才是他灵魂安放的地方。”

      岳父88岁了,但身板硬朗、腿脚麻利,眼睛耳朵也都没啥毛病。哪知突然有一天我就接到内弟打来的电话,说岳父头脑有问题了。
      内弟在街面租了间门面房,搞了个快递公司。为了多赚些钱,他一边在外打工,一边经营快递业务。人手不够,就让我连襟帮他送货。由于岳母去世早,内弟把岳父也从老家接过来帮他照看摊子。
      我放下电话赶紧赶过去,发现岳父确实思维有点不正常,于是就把老人送到医院。看着躺在病床上鬓发皆白、脸颊黝黑、紧闭双眼的他,我不由得陷入深深的回忆中。
      妻子姊妹4个,她排行老大。我们结婚没几年,母亲给我们分了家。家底薄、负担重,因此村里给我们规划的院子我只请邻里帮忙圈了院墙,房子是没有能力盖的。岳父看到空落落的院子后,回他们村叫来匠人和一帮人帮着建房。岳父每晚都不回家,和我们一起拉土,拉砖,闷泥,渗砖。
      我家有8亩地,耕种需要牲口,可我们手里实在没钱,买不起牲口。还是岳父为我们买来一头耕牛,价值500元。牛买回来后,每天晚上都得按时按量喂养。可那时我迷上了小说,每天看书看到深更半夜,虽然过了书瘾,却因没有按时饲养黄牛让牛得了结草病,结果把好端端的一头大黄牛给喂养死了。
      后来我去永济常青乡政府做文秘。家里的活儿大都由妻子一个人承担。一年四季只要需要牲口干活,岳父都会把他家的牲口赶过来帮忙。直到后来使用了机械,才减轻了岳父的负担。
      可以说,我们今天能过上比较殷实的生活,完全与岳父的无私相助分不开。现在岳父老了、病了,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孝敬他?!
      听医生说,岳父得的是老年痴呆症,这个病无法治愈,且随着年龄递增还会加重。于是,我们决定姊妹四个轮流陪护老人。
      妻子第一个去。她每天早7点出门乘公交到内弟的门面房照顾岳父,直到晚上6点内弟下班再换由他照看,一天三顿饭换着花样做,我抽空也会过去看看。岳父或者看看电视,或者在床上躺会儿,或者就搬个小板凳坐在门口看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流。经过交流,我发现他的意识没什么问题,就安顿之后接班陪护的姊妹们好好照看着,认真做老人喜欢吃的饭菜就好。大家都尽心尽力地照顾着岳父,可没多久却发生了找不见老人的事情。
      头一次是小姨子陪护岳父时。她去了趟洗手间就不见岳父的人影了,赶紧到附近找,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才在市人民医院门口找到。另一次是二小姨子陪护时。二小姨子家在乡下,因家里离不开就把岳父接回家去陪护,有一天她抱着小孙子到巷口买东西,不想回来就不见了岳父。左找右找找不到人,后来是同村一个去赶集的乡亲给带了回来,说是老人扒开公路边的防护网准备穿过高速路。回来时,岳父的帽子不见了,手和脸也都被铁丝网扎破了,所幸没发生什么意外。
      这之后的一天,岳父睡到半夜,突然说要回老家,说要回家陪岳母。可岳母早多年前已经去世了,因此大家对老人的话并不在意。
      没料到不多久,岳父又一次失踪了。我急忙去寻,刚出门就听到门口大树上有窸窸窣窣的声响,还不时有树叶落下。我抬头往上一看,吓了一大跳,岳父像只猴子坐在树杈上,两只手抱着树的主干,正看着我咧嘴笑呢。
      我听岳母说过,说岳父村口原来是一片水滩,水滩上长着很多树木,有柳树、桑树,还有洋槐树。当年日本鬼子来村时,村里人一旦得知,就纷纷往水滩跑,有的躲在水里,有的躲在树上。那时岳父还未成年,就跟上父亲躲在大树上。粮食匮乏的年月,每逢洋槐树和桑树开花结果,乡亲们也会爬树摘槐花和桑葚。后来和岳父差不多的那一茬人都老了,爬不上树了,可岳父仍像当年一样,腿脚利索,照爬不误,给孩子们采回整筐的槐花和桑葚。
      我对稳稳当当坐在树上的岳父说:“爹爹,你快下来,小心摔着了。”他说:“你走你的路,我不会栽下去的,放心。”我很担心地说:“你下来,我给你买来好吃的了!”听到这句话后,他的泪水突然就流了出来,流到两个脸颊上,明晃晃的。我看着他,心一下子也软了,泪水不由得也夺眶而出。
      这条街是一条有着上百年历史的老街。树能长成啥样子可想而知。高大、叶密,树身虽然很歪,可我是无论如何也攀不上去的。见岳父不动,我有些生气了,说:“爹爹,快下来,再不下来,我就报警了。”岳父用袖子擦了一下眼泪说:“下来可以,但你要让我回家,我不想在这里,我要回老家陪你娘去。”待我答应了他的条件,岳父才顺着树干溜了下来。
      第二天经过商量我们决定把岳父带回老家照护,每人一周。当天内弟就将店里的锅碗瓢盆放在后备厢,我又买了些青菜、馒头、水果等等就出发了。岳父和我坐在车后排。他的表情很轻松,看起来就不像是一个有病的人。
      回家的路经过岳母的坟地,我让内弟在坟边停了车。内弟不解地问:“停下来干啥?”我说:“让爹看看娘。”内弟一下子明白了。下了车的岳父像孩子一样,快步走到岳母的坟前,一下子就蹲在地上,嚎啕大哭。目睹此情此景,我们也都眼泪汪汪。
      从那时起,我一下子头脑清晰起来。我知道岳父整天魂不守舍、坐立不安,原来是要回老家,是想岳母了。因为老家才是他的根,老家才是他灵魂安放的地方。

    赵应征

    过往期刊

    • 第2018-09-13期

    • 第2018-09-12期

    • 第2018-09-11期

    • 第2018-09-10期

    • 第2018-09-09期

    • 第2018-09-08期

    • 第2018-09-07期

    • 第2018-09-06期

    • 第2018-09-05期

    • 第2018-09-0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