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版:情感
<上一版下一版>

一粥一饭

  •   父亲在我上初中之前不会做饭,我母亲有几次在我和妹妹面前取笑他,说父亲刷完锅后问刷锅水往哪里倒,我们听后心想当时父亲真是养尊处优啊。1997年春,父母把家从农村搬到了城里,进了城的父亲也同时进了厨房。而自打他进入厨房开始,他就喜欢上了做饭,从此母亲就从厨房里解放出来了。到如今已然20多年了。
      我读中学、大学,都是住校,并没有对父母的厨艺有什么特别的感知,因为每次归家都是住不了几日。特别是在南方的8年,多数是过年才回来。真正让我体味到父母的厨艺,是我回到他们身边工作的这两年。2015年8月,我通过考试来到家乡一所高中任教。第一年全家借住在六叔家的平房,他们家搬到青岛去了,房子空着无人住,我们就照看住着。次年,我买了自己的房子,我个人问题迟迟未解决,自然是和父母一起住了。这是自初中毕业后,我第二次长时间地和父母住在一起。而正是这段日子让我深切地体味到父母对我的悉心照顾。
      每天早晨,父亲早早起来把饭做好,等做得差不多的时候,我和母亲才相继起床。过了50岁后,母亲的身体确实不如以前那么硬朗了,也可以说是积劳成疾,特别是近10年来,每年冬天去果仁厂干活,长时间的低头让她的脊椎肩周受损,脊椎的病症又造成了大脑供血不足,因此母亲害怕声音大,不抗吓,以至于睡眠常常不好。近些年来,父亲也就轻易不让她下厨房了,我家的厨房就成了父亲的天下。
      父亲的厨艺是母亲教的,手把手教的。大酒店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大菜自然不是在寻常百姓家厨房做的,老百姓的厨房要的就是暖心暖胃。所以,几乎所有的家常菜父亲都已经会做了,猪肉炖粉条、蒜泥茄子、豆腐丝拌黄瓜……那是家的味道。而母亲通常只在家里来了重要客人及过年的时候才会下厨。母亲的好厨艺是出了名的,不仅会做的菜样多,还特别入味,并且也是效率极快。每次来吃过我们家宴的朋友,都对他俩的厨艺称赞有加,他们真是为我朋友圈的巩固与扩大作出了巨大贡献。
      如今30多岁的我,依然还生活在父母的庇佑下,父亲的日常三餐、母亲的家宴,是我记忆里最温馨的画面——在父母面前我们永远都是孩子。昨晚母亲和我一个亲戚视频通话,我管对方叫二姨,二姨的母亲前几天刚刚因为心梗去世。但二姨没能在床前送终,她当时正在北京给她的小儿子治脚伤呢,做手术需要陪护。二姨在电话里和母亲相互泣诉,我母亲说,常看你做了好吃的就往你妈那儿送,去年秋天老爹没了,现在老妈也没了,做了好吃的也没地儿送了。她们老姐妹此时竟然也像孩子一样,即便当了奶奶姥姥了,没有了父母就如没有了依靠,没有了来处,人生只剩归途。
      坐在屋子里的我何尝不在感念,父母给予的一粥一饭都是巨大的恩赐,父亲的三餐、母亲的家宴令我何其幸福,我很满足,并一定反哺,就在现在。

    袁恒雷

    过往期刊

    • 第2018-09-13期

    • 第2018-09-12期

    • 第2018-09-11期

    • 第2018-09-10期

    • 第2018-09-09期

    • 第2018-09-08期

    • 第2018-09-07期

    • 第2018-09-06期

    • 第2018-09-05期

    • 第2018-09-0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