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版:情感
<上一版下一版>

梦中的母亲

  也许是因为教师节到了,近日夜里我又接二连三地梦到母亲。
  还是那匆匆的脚步,永远行走在家与校之间的长长路上。家里是港湾,家里有亲情,家里有做不完的活计,一日三餐,缝补浆洗,人情来往,都装在母亲的心里。学校是岗位,学校有学生,学校里有讲不完的课程,早晚自习,讲课辅导,关怀备至,都刻在母亲的脑海。
  还是那弱弱的身子,一直屹立在亲人与学生心间的悠悠念中。尊长爱幼,敬友睦邻,与人为善,待生如子。无论多大年龄的家长、毕业多久的学生,都会亲切地喊母亲一声“老师”。尽管母亲离开这个世界20多年,但只要一谈起母亲,不管是亲友还是学生,都会赞不绝口。
  还是那蓝蓝的衣服,依旧穿在母亲那孱弱的身上。从不记得母亲曾经穿过什么新衣裳,戴过什么装饰品。记忆中,始终陪伴母亲的就是腕上那块磨得掉了色、走得也不太准的瑞士手表,那是姨姨刚参加工作不久后给买的。
  梦里的母亲,总是那样的寡言少语,对我似理不理,让我倍感纳闷:这是我的母亲吗?这是那个无时无刻关心我的母亲吗?恍恍惚惚,断断续续,虚无缥缈,若即若离。
  梦里的母亲,常是那样的一晃而过,仿佛无所事事,又好像肩负重任。喊着母亲,想走近母亲,却空空如也。醒来,泪湿枕头,心痛无比。
  在另外一个世界里,我不知道母亲过得是否好,是否还像生前一样的操心、一样的忙碌。母亲离世那年,还不到花甲。吃尽了人生的苦,却未品尝到生活的甜。少不更事的我们兄妹,几乎未尽过一天的孝。母亲故去多年,只要一听到“老师”这个词,我都会肃然起敬;只要走过校门,我都要注目凝视;只要过教师节,我都会把心头默默的祝愿送给天国里的母亲。我知道的是,不管岁月如何更迭、风云如何变幻,母亲依然会牵挂着我们。时不时地入梦,便说明了一切。

邓焕彦

过往期刊

  • 第2018-09-13期

  • 第2018-09-12期

  • 第2018-09-11期

  • 第2018-09-10期

  • 第2018-09-09期

  • 第2018-09-08期

  • 第2018-09-07期

  • 第2018-09-06期

  • 第2018-09-05期

  • 第2018-09-0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