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版:情感
<上一版下一版>

关于姥姥的记忆

  25年前,我出生了,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我并没有什么记忆。帮我记录回忆的是一张照片——身着红色毛衣、外套蓝色夹克的姥姥,抱着裹在白色襁褓里的我。姥姥抱我的方式很专业,从事妇产科工作的她知道怎么抱婴儿。后来我1岁了,姥姥抱我的姿势也发生了变化,不变的是她看着我时慈爱的眼神。
  3岁的时候,我终于有点记忆了,依稀记得那时候装修新家,每天姥姥都拉着我去看装修中新家的样子,那时爬楼梯成为了我的游戏,姥姥也始终陪着我,从不着急。
  四五岁开始,记忆就更加清晰了。还记得那个年纪的我拥有了一辆蓝色四轮自行车。每天白天,姥姥都陪着我去小花园骑车,偶尔还会带我去坝堰遛弯儿。当然也并不是每天都会去,有时候我也会帮着姥姥干些“大事”。就像那年夏天,气温攀升的同时蚊子也苏醒了,家里急需一个门帘,于是我和姥姥的伟大工程便开始了。姥姥带着我从并州路的五金店买来曲别针和胶带,将曲别针一个一个串在一起,再把每一个曲别针都缠上胶带,经过一段时间奋战,门帘就做好了。后来,我接到了更重要更光荣的任务。姥爷好吸烟,但吸烟有害健康,所以姥姥勒令姥爷戒烟。监督戒烟的任务就落在了我的身上。每当我发现姥爷抽烟,就会大声向姥姥报告,然后配合着将烟抢下来。不久以后,第二份监督工作就来了,只不过这次是监督股票。在电视直播股票价格的时候认真记录每一个被记在本子上的股票价格。
  小男孩儿总是很费,而我的费体现在隔三差五的发烧输液上。每每生病,我最爱吃的便是姥姥煮的粥。小时候嘴叼,即便是感冒的时候也能分辨得出是妈妈、大姨还是姥姥煮的粥。
  小男孩儿还很闹。每每老妈加班过了晚上6点,我就开始闹腾。北屋可以看到院子的路,我就躺在北屋的暖气片上盯着路。若7点还不回来,我就在床上和暖气片之间来回地跳,一时闹得全家不得安宁。姥姥就在一旁尽可能地哄着我。
  我读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姥姥已经年过古稀。记得我们一起去养马岛玩,姥姥不服老的样子可爱又可敬。当时的我觉得,不管过多少年,姥姥都会一直陪我玩下去。可惜没有人能够对抗时间,2007年秋姥姥一个人去修手表不幸骨折,从此那个走路生风的老太太再没有恢复到原来的状态。之后的日子,为了姥姥的康复全家人都忙碌起来,尤其是大姨每天在特定时间扶着姥姥在客厅走路,细心的照料又带给了大家多年一起生活的美好。
  现在姥姥走了。而我对姥姥的思念不只停留在回忆里,还流淌进对生活的态度之中。谢谢姥姥的一路陪伴!

廖振宇

过往期刊

  • 第2018-11-08期

  • 第2018-11-07期

  • 第2018-11-06期

  • 第2018-11-05期

  • 第2018-11-04期

  • 第2018-11-03期

  • 第2018-11-02期

  • 第2018-11-01期

  • 第2018-10-31期

  • 第2018-10-3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