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版:情感
<上一版下一版>

我和儿子同学

  宝考取了省城一所重点大学,我提前为他准备好行囊后,便去了省文学院作家班学习。
  宝开学时,我已在作家班上了一周的课。张教授的国学课我们听得意犹未尽,就相约追踪听张教授的课,刚巧周日他要去的大学正是宝就读的学校。
  辗转赶到张教授的课堂时,迟到了,上课的同学们好奇地看着我们。张教授介绍说:“这是文学院来的作家。”在学生们羡慕的目光中,我们找位子坐下。我坐到宝的身后,宝回头冲我一笑,很自豪。
  下课了,我拉过宝照相。身旁有疑问声,宝回答他的同学:“这是我妈。”我对我的文学院同学说:“我的宝儿子,同学。”
  我和儿子同学。宝从小学到初中,他在教室里学习,我在校外同步学。他每一节学了什么,白天我已抽空看过,回来我俩一起做练习,写作业。陪宝学习辛苦,但有乐趣,也有意外收获。有一次,宝的作文我用铅笔做了批改,宝看后,因为匆忙做别的事,没把我批改的痕迹去掉,第二天,老师问他作文谁给改的。听说妈妈每天陪伴学习,批改作业,老师感慨他有位好妈妈。老师的鼓励、同学的羡慕,使得宝很小就懂事。
  宝读了高中后,我和宝依然同学,我潜心研究我的专业,他努力他的课业,我们互相鼓励、共同成长。这时期,我对宝说得最多的话就是,学习是终身的,无论是读高中,上大学,还是读研,甚至毕业后参加工作,学习都不应该停止,不过是不同阶段学习的内容、目的不同罢了。宝认同我的话,高考时不像别的同学那样压力大,独自去的考场。当时,我在家给宝做饭,他考完回来,按照我们的约定,我没问他考得怎么样,和每次月考一样,午饭后,他又考试去了。
  宝上大学后,第一次英语四级考试没过,他有点沮丧。我说我要和他一起学,我报了有成人英语四级之称的全国公共英语三级。我和宝约定,每天早晨起床第一件事就是背单词,练习听力,40分钟后再做别的。宝受到了感染,每天起得比我早,学完还给我留言感受。宝说,我得用功了,不然咱家就我没文化呀,不敢回家了。
  宝的担忧不是没道理的。我的父母上世纪60年代毕业于省林业学校,我国高等自学考试制度实施后,已经中年的父母参加了自考取得大专文凭。我和老公是上世纪80年代的大学生,老公大学毕业后又去美国留学。从小到大,在家里,我听到最多的、说得最多的话是学习。学习是终身制的,父母对我说过,我对宝也常说。无论是在娘家还是自己的家,每天晚饭后收拾完,家里就没声了,每个人都看书去了。

曲波

过往期刊

  • 第2018-11-08期

  • 第2018-11-07期

  • 第2018-11-06期

  • 第2018-11-05期

  • 第2018-11-04期

  • 第2018-11-03期

  • 第2018-11-02期

  • 第2018-11-01期

  • 第2018-10-31期

  • 第2018-10-3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