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版:情感
<上一版下一版>

我与新闻的缘

  • 王会亮摄

  •   他们是两位坚守在基层的新闻工作者,他们用朴实的文字、踏实的脚步,诠释着自己对新闻职业的热爱……

    扯不断的情思


      我与新闻的缘分,始于一所乡村小学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小屋,那是学校分给母亲的办公室兼卧室。夜晚,母亲在简陋的办公桌前批改学生厚厚的作业,我就躺在土炕上看用报纸糊的墙围。就这样,《人民日报》《山西日报》《参考消息》等报头清晰地留在我尚不识字的记忆里。稍长,识字了,“本报讯”“新华社消息”等黑体字又刻于我的脑海。我与文字、报纸,就这样自然而然地结缘了。
      对于文字的喜爱,则缘于在人民出版社工作的姨姨。那时,每到寒暑假,姨姨总会通过邮局给我寄回几本小人书。那可是在山区想买也买不到的书啊!那成为我幼时的最爱,几乎每一本都被翻得卷起了边。
      由于这些原因,使我在小学造句就出手不凡,被老师表扬“造句有创造性”。老师也许不知道,他无意间的表扬竟让一个少年着迷般地喜欢上了文字,喜欢上了经常看的报纸,喜欢上了新闻。
      1980年,当时的县委通讯组办了一期通讯员培训班,本不在培训范围的我偷偷去听了两次课,才懵懂地知道了“新闻”一词。那时常去邮局投递室和机关的收发室看东西,看得多了便产生了写作的欲望。我写的第一篇稿件是表扬同学拾金不昧,投给县广播站几天后就播了,为此着实兴奋了好几天。后来,我偷偷地尝试用笔名给报社投稿,竟然也陆续采用了。最高兴的是1982年夏天,县委通讯组的一位同志让我陪他到闻名的豆腐村——曹家园去采访,回来后写了一篇《豆腐村里的状元郎》投给《山西日报》。过了约半个月接到一位不知名的编辑打来的电话,问我豆腐产量是否属实?于是我再次到村里采访核实。几天后,《豆腐状元》见报了,我接连好多天走路都像踩着棉花。
      由于偶尔在报纸上发点小豆腐块文字,领导几次谈话让我到县报社工作。2004年春天我被调到县报社,开始了自己的新闻生涯。
      老实说,我只是喜欢文字,对新闻一窍不通。虽然挂着副职的头衔,却需要一切从头学起。看新闻业务书、记者写的稿,听总编讲稿件的处理、排版的要求,尝试着写消息、通讯、评论,逐渐适应看似熟悉实际陌生的工作。新闻工作与其他工作不同,会给人以成就感、满足感、幸福感——发现一条好的新闻线索,会有“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感觉;写出自己满意的稿件,会有“今日痛饮庆功酒”“来日方长显身手”的欣慰;稿件见报,会有“他乡遇故交”“金榜题名时”的激动;而见报稿件能够引起一定的效应或意外获奖,则会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惊喜。到后来,我担任新闻中心主任,与大家在一起摸爬滚打,越干越喜欢这份工作。但新闻事业是年轻人的事业,自己年龄毕竟大了,让贤理所当然。2014年春,在我多次请求下终于离开工作10年的县新闻中心到县文联任职。虽然离开了,但我依然关注着新闻。2018年初,县委又一次让我重返新闻中心主持工作,续起了未尽的新闻之缘。看到昔日的同事、熟悉的环境,坐在曾经的办公室、捡起曾经的工作,心里真是百感交集、五味杂陈。作为一个人,没有比组织信任更重要、更宝贵的,唯有带着大家一起努力干!
      刚刚过去的这个记者节,也可能就是我在新闻工作岗位过的最后一个记者节了。但不管是否在岗,我永远对这一行业情有独钟。

    邓焕彦


    站在时光的路口


      一直认为美好的人和美好的事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一份好的工作如同对的婚姻,更是如此。
      1996年,我毕业参加工作。说实话,我一直排斥我的工作,不喜欢张扬却偏偏要出头露面。当翻看当年的照片时,我总有种恍惚感,其间的年少青春、万千情怀真的是与现实有很强的违和感,我穿着告别学生时代的第一身正装站在硕大的苹果造型前留影,这是我第一次参与集体性的采访。这一年,临猗县正举办首届金秋果会。虽然在喧闹的场地穿梭,但我是没有任何概念的,丝毫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农业大县重要的产业调整,是一次启程。故乡在成长,而我的脚步还未真正在这块土地上踏实,校园的情怀未了,我曾多么专注地为留在远方而努力过,在烈日下骑着自行车前往报社送稿,任裙裾飞扬,无怨无悔……而今,我却不得不俗气地在展台前和一堆垒好造型的苹果留个影,浓郁的乡土味爆棚,我不知道家乡会变成什么模样,不知道我的未来会是什么模样。
      其实故土最大的好处就是容纳你成长,在这里,归属感与生俱来,自豪感与日俱增。当记者22年,我见证了临猗果业发展的历程,有幸与这方热土的脉搏一起跳动,为它的群众鼓与呼,用笔记录下了这座古老而年轻的小城正在发生着的每一点变化。
      2002年,有关果树灌溉电价太高的议案引起重视,我随同采访,配合形成了《农田灌溉执行两种不同电价,亿元隐形负担农民不堪重负》的情况报告。最终果农浇地每度电节省0.2元,全县仅此一项措施为果农减负1800多万元。
      2003年,我随同县人大工作人员一辆摩托车从早跑到晚,一路采访了果农、三轮车厂家、销果大户、外地客商等方方面面的人物,记录下他们关于农用三轮车上路难的呼声。同年问题得到解决。
      2013年,第二届苹果文化节在黑龙江省黑河市举办。我和同事们坐着绿皮火车远赴边陲,5天5夜跟踪报道,聚焦热点、捕捉每一个片场花絮,把一个晋南小城的果都风采向几千里外的人们展现。
      2018年,一则“临猗快递小哥走进中南海”的消息刷屏。看到报道的第一时间,《临猗通讯》编辑部就开始策划进行深入报道。在对小哥进行面对面采访后,我开始对电商会长、基层通讯员、读者等一 一进行电话采访,及时顺利完成专题报道。这个新年,更多的人通过这则新闻知道了临猗,知道了“运城苹果”。
      ……
      也许就是这样,我从未说过热爱却一刻也不曾远离过,从未在意却在心里当成了唯一。伴随着一轮开花、一轮收获,在氤氲的果香中,我依然默默地在这个岗位,在这个属于我的时空里。只是心情变得淡然,像一汪湖水看岁月流长。这样的日子一走很多年,习惯了每一回披星戴月的晚归,在每一个寂静的夜晚用键盘敲出流淌在心底的声音;习惯了关注和记录,从人物、事件的表象了解其深层的故事;习惯了把每一份感动和震撼用方块字来表述。只是在某一个瞬间忽然会感到,文字于我已悄然融入生命中。

    闫悦

    过往期刊

    • 第2018-11-08期

    • 第2018-11-07期

    • 第2018-11-06期

    • 第2018-11-05期

    • 第2018-11-04期

    • 第2018-11-03期

    • 第2018-11-02期

    • 第2018-11-01期

    • 第2018-10-31期

    • 第2018-10-3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