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版:要闻
下一版>

广灵大地 一个老师走了 壶流河畔 一座县城哭了

  本报讯(记者曹秀娟)1月10日,广灵县清凉寺殡仪馆。一大早,涌来近千人,他们是为广灵一中56岁的房爱福老师送最后一程的。一个老师的离去,泪飞了一座县城。一介文弱书生、两袖粉笔微尘、三尺生命舞台,却诠释了师道之尊严、人性之大美。
  房爱福出生于广灵县张岔乡房庄村。1979年他考入浑源师范的第一天,便在日记里写道:“未来的我将是一位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从此,图书馆成了他去得最多的地方。他初钻“鲁迅”,再研“红学”,《史记》《资治通鉴》批注无数,诗词歌赋烂熟于心。
  房爱福并没有过人的智慧,如此渊博的学识,是因为付出了比常人多百倍的汗水。他课下书不离手、含英咀华。
  高挑、消瘦的房爱福,最爱三尺讲台,平时木讷少语,课堂上却滔滔不绝。初教历史,引经据典,如说评书;后教语文,他的课每个知识点都能纵横交错、经纬相连。
  在被确诊淋巴癌前的半年多时间,房爱福常感疲惫。一次课堂上,他情不自禁地说了句好累呀,遂觉失言,紧接着道:“但看到你们的进步我就欣慰了。”他始终恪守着“老师不能带着情绪上课”的诺言。
  房爱福爱生如子,得知宋明才交不起学费,从不求人的他向校领导开了口。下了早自习,他从不吃早饭,让学生一个个背诵;下了晚自习,他当着每个学生的面批改作文,连标点符号也不放过。
  房爱福认为,教师必须对课本深入钻研,没有自己“嚼”的过程,就品不出其“味”。他认为教无定法。
  房爱福淡泊名利、为而不争。他是全国优秀教师、省级骨干,但没多少人知道,临终只是中级职称。他对青年教师言传身教、毫不保留。弟子陶占峰初带高三时,每节教案,他都逐条帮助分析、突破,这一帮就是一年。
  新年,得知日思夜想的房老师从北京医治回来,学生们赶来看他,他用微弱的声音说:“好好学习。”老师们来看他,他哽咽着说:“再让我多活几年,我还要上课去。”1月2日,带着无尽的遗憾,房老师走完了他短暂的人生,而枕边陪伴他的是那本未读完的《阅微草堂笔记》。
  生前,房爱福为县里父老义务写下了无数篇催人泪下的祭文;身后,缅怀他的祭文亦如雪花般飘飘洒洒。惊闻噩耗,他教过的百余学生回到家乡,连素昧平生的人也送来了花篮、花圈。
  师者之仁心、师道之神圣,在这寒冬汇成浩荡的春风,吹散了月明山的积雪,融化了壶流河的坚冰。

过往期刊

  • 第2019-01-12期

  • 第2019-01-11期

  • 第2019-01-10期

  • 第2019-01-09期

  • 第2019-01-08期

  • 第2019-01-07期

  • 第2019-01-06期

  • 第2019-01-05期

  • 第2019-01-04期

  • 第2019-01-0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