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版:要 闻

【新春走基层——浓情除夕夜】供电职工:只为点亮万家灯

  •   50米高空,陈亮异常艰辛地用传送绳吊起一支扳手。本报通讯员摄

  • 扫描二维码观看视频

  •   2月4日下午5点半,阳泉供电公司输电运检室职工陈亮的家中,爱人张傲洋和13岁的儿子一起包着饺子。儿子一边在包着硬币的饺子上悄悄留下记号,一边自信满满地说:“妈,今年我一定赢爸爸。”
      张傲洋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接起电话:“喂,嗯,嗯,你注意安全。”只是简单两句,一旁的儿子已噘着嘴低下了头。张傲洋过来搂了搂孩子的肩膀。
      挂掉电话,陈亮心里满是愧意,可作为一名运检人,不论何时,哪里有隐患,哪里就必须有他们的身影。
      山路蜿蜒,汽车已无法前行,陈亮一行人各自背着沉重的设备深一脚、浅一脚地艰难行进,一路走来,只有粗重的喘息。“巡检员下午报告这个塔温度偏高,可能是线卡松了,上去检查一下,带电作业,操点心。”检修一班班长王增勤嘱咐着。
      布置现场、设立围栏、开工作票、检查安全设备……再用手机逐步记录,上塔前的准备工作足足做了40多分钟。今天是年三十,大伙都盼着能早点回家,可他们也知道,安全面前,再多的工作都不嫌多;安全面前,再繁琐的流程也得认真做。
      穿上绝缘服、戴好安全带、拴上传送绳,陈亮开始上塔。看着陈亮爬到一半,记者已有些目眩。月色下,陈亮只是塔尖上一个银灰色的点。此时,地面3级的微风,在离地50米的高塔上,就成了阵阵“狂风”,腰间挂着50米长的传送绳,在风里也定有千钧的分量。上塔时,陈亮只用了七八分钟,一口气就爬了上去,下塔时他却中途休息了两次,或许是太累,又或许是太冷。
      待陈亮下塔,已是深夜。陈亮冻得发僵的双手,连续几次都没能划开手机的屏锁。陈亮笨拙地拨出了熟悉的号码,电话的那头传来妻子熟悉的声音——“儿子在客厅睡着了,怎么也不回床上,说要等你回来吃饺子呢……”陈亮转过身,背对着大伙。言语间,是对家人的愧疚,对责任担当的执着。
      下山时,王增勤告诉记者,他的班组有10名组员,负责250公里的高压线路维护。365天,他们天天都在“天际”丈量着这250公里,也正是大伙的付出,换来了二十多年来首次全年不“跳闸”。
      返程的车上,收音机里播放着热闹欢快的春晚,而大伙都早已睡着了。漆黑的车窗上,倒映着陈亮疲惫的脸庞,更映衬着远处的万家灯火。

    本报记者 苏晓晨

    分享到:

    过往期刊

    • 第2019-02-04期

    • 第2019-02-03期

    • 第2019-02-02期

    • 第2019-02-01期

    • 第2019-01-31期

    • 第2019-01-30期

    • 第2019-01-29期

    • 第2019-01-28期

    • 第2019-01-27期

    • 第2019-01-26期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