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版:视角

心系人民 书写时代

  

编者按:
  2014年10月15日,文艺工作座谈会召开,习近平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为文艺工作提供了基本遵循,为文艺工作者指明了努力方向。
  5年来,在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引领下,山西省广大文艺工作者承担新时代赋予的新使命,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在探索中奋进,向着高峰攀登。三晋文艺园地百花竞放、硕果累累,呈现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

勇攀文学创作新高峰

  5年前,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强调,没有中华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他指出,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文艺迎来了新的春天,产生了大量脍炙人口的优秀作品。同时,也存在着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等现象。习近平总书记要求广大文艺工作者要牢记使命、牢记职责,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同党和人民一道,努力筑就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时代的文艺高峰。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艺,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精神。中国文学的发展进步与中国社会的变革进步同频共振。中国新文学的革命是中国社会转型变革的必然要求。新文学革命百余年来,不断进步,不断完善,涌现出一批又一批优秀的作家与作品。山西虽然地处内陆,仍然与中国社会的变革同步。新文学运动初期,由山西兴起而转移至北京、上海的“狂飙运动”,是当时最具影响力的文学现象之一。以狂飙社为主,吸引了大批活跃的作家与进步青年、知识分子。他们的活动、创作为中国新文学的革命、建立做出了极为重要的贡献。
  新文学革命完成之后,如何实现中国文学的民族化、大众化是当时面临的时代课题。其中,活跃在山西一带的作家做出了至关重要的贡献。除在抗日战争时期来到山西抗敌前线的作家创作了大量表现敌后抗战的作品外,赵树理的创作产生了巨大反响。他的《小二黑结婚》一发表,就引起极为广泛的关注。在此期间,马烽、西戎、束为、孙谦、胡正等开始了自己的创作。《吕梁英雄传》等一系列作品面世,形成了影响深远的“山药蛋”派。不仅这一群体的作家创作了大量作品,也影响带动了一批又一批的作家。他们的创作观念、创作手法与创作成就为中国新文学民族化、大众化的完成、壮大做出了不可忽略的重要贡献。
  进入改革开放的新时期,文学“晋军”隆然崛起。一批更年轻的山西作家走上文坛,并引起广泛关注,狭义上的“晋军”应运而生。这批作家的知识结构较为多样现代,多有在农村、工厂工作的经历,对中国正在发生的变化极为敏感,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与英雄意识。其中的《新星》《三千万》《顶凌下种》《镢柄韩宝山》《厚土》《抉择》《强国梦》》等一系列作品影响广泛。文学晋军“集团式”登场,在小说、报告文学、诗歌及评论等多个方面各擅胜场,成为中国当代文学的重要现象。他们热切呼唤中国的改革,具有强烈的时代感与使命意识。特别是在艺术表达上进行了积极的探索,在多个领域出现了中国文学的领军人物,为中国文学的发展进步与现代化做出了至为重要的贡献。
  我们可以这样说,中国新文学的不断进步完善,山西作家没有缺席。在不同的历史时期,面对不同的历史任务,山西作家都做出了自己的重要贡献,涌现出能够代表那一时期的经典之作,丰富了中国文学的艺术宝库。近年来,山西的文学创作继续表现出持续繁荣的良好态势。首先是老中青数代作家争先恐后,同台上场,形成了代际传承有序的创作阵容。更年轻的一代被称为“三晋新锐”,继续以“集团”的形式活跃在中国文坛。其次是许多作品影响广泛。特别是刘慈欣凭借《三体》获得世界科幻文学“雨果奖”,被誉为以一人之力把中国科幻文学提升至世界水平,产生巨大的国际影响,充分显现了中国文学的宇宙意识、人类视野、现实精神与艺术魅力。第三是新文学群体表现活跃。自由写作者、网络作家等各有专长,佳作不断。这一时期,山西作家的创作依然坚实厚重。一些作品产生了“现象”级影响。对现实的关注、对创新的追求、对拓展文学的表现领域与表现手段等都有积极的探索尝试。在继承优良传统的基础之上,亦表现出不断求新求变的努力。从某种意义上来看,他们的创作反映了中国文学走向现代化的新收获。
  但是,与时代变革的要求相比,与中国文学日益活跃繁荣的现实相比,山西的文学创作仍然需要再鼓劲、再努力,再攀新高峰,再创新辉煌。当代中国正经历着我国历史上最为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也正在进行着人类历史上最为宏大而独特的实践创新。进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我们在取得举世瞩目成就的基础上,仍然面临许多挑战。社会形态的复杂性、经济发展的艰巨性、国际环境的变动与博弈,以及文化自身的发展等,都需要文学做出积极有效的回应。以山西而言,在实现“两转”基础上开创新局面,还有许多十分艰巨的工作要做。山西的作家,有优良的传统,有强烈的事业心与责任感,有坚实丰厚的文化底蕴,有视文学为生命的品格,具备了产生更多高峰之作的社会、文化基础。但是,也存在许多短板。如对现实生活的认知还不够,对新的创作手法的吸纳转化还需要进一步加强,作家个人的视野、格局、积累等都需要提升等等。从客观环境来看,我们还缺乏具有重要影响力的平台,话语权仍然比较弱,对外交流不活跃,社会投入、支持、参与的力度还不大等等。实现民族复兴的伟大实践,必将为我们的作家提供创新创造的强大动力与广阔空间。我们必须不断努力,不断奋进,创作出更加优秀的作品,奋勇攀登新时代的文学新高峰。

  (作者系山西省作协党组书记、主席)杜学文

火热的永远是生活本身

  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提到,人民生活是一切文学艺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作源泉。5年来,讲话精神一直指引着我的文学创作。
  2017年底和2018年,受省委宣传部和省扶贫办委托,我和青年作家杨遥、陈克海3个人,组成一个60后、70后、80后作家构成的采访小分队,担负起写作全景式反映全省新一轮脱贫攻坚工作的长篇报告文学任务。两部书,两度下乡,采访工作从农历腊月廿一开始,在零下26摄氏度极寒天气里,入户管涔山麓第一户贫困户,到仲夏时节在太行山通过发展旅游脱贫的村落收住脚步,前后历时两个6个月。
  两度下乡,两个6个月采访,行程1万多公里,走遍全省58个贫困县,其中对天镇、广灵、偏关、宁武、静乐、兴县、临县、石楼、永和、大宁10个深度贫困县作了深入采访,造访村庄200多个,采访驻村工作队和下乡干部200多个,入户座谈170余户,整理采访笔记120余万字,完成了全景式反映全省脱贫攻坚的长篇纪实文学《掷地有声——脱贫攻坚山西故事》和《掷地有声——脱贫攻坚山西第一书记故事》两部著作。
  《掷地有声——脱贫攻坚山西故事》作为中国作家协会深入生活,扎根人民重点扶持作品,今年3月在北京召开了研讨会,受到与会领导与专家的中肯批评与肯定,在社会上,尤其对当下进行的山西省脱贫攻坚工作起到了助力作用,在扶贫一线的干部群众中有相当反响,发行量短短半年突破3万册。《掷地有声——脱贫攻坚山西第一书记故事》初稿已经完成,即将出版。
  通过采访和写作,我们深深体会到,以“精准扶贫”为主旨的新一轮脱贫攻坚,国家投入了巨大的财力物力和人力,是一项浩大的国家工程;各级政府把脱贫攻坚当作中心工作来做,五级联动,高位推进,从中央到省、市、县两万多名干部驻村帮扶,付出巨大的心血、智慧和牺牲;政策兜底、产业帮扶、健康救助、生态建设、教育倾斜、旅游带动、易地搬迁、整村提升,深处吕梁山、太行山的贫困村落变化巨大,对世界减贫的贡献和意义不言而喻。同时,新一轮脱贫攻坚,是对山西省“三农”的一次重新整理,农业产业结构、农村社区党建和组织、农民谋生方式都发生了令人欣慰的改变,建设美丽乡村,乡村振兴战略在新一轮脱贫攻坚过程中迈出了坚实的第一步。
  在新一轮脱贫攻坚中,基层涌现出了许许多多感人的人物和事迹,有心系贫困群众,千方百计为贫困群众办实事、办好事的驻村第一书记和扶贫工作队员,有认真执行党和政府政策,履行共产党员职责,为改变乡村面貌和改善贫困群众生活环境付出巨大牺牲与贡献的致富带头人,也有许许多多享受政府扶贫政策,扶贫先扶志,重新鼓起生活勇气,不等不靠,自主脱贫、奋发图强的贫困户,还有许许多多自愿参与到脱贫攻坚中的企业和民间人士,更有助力脱贫攻坚的科技人员和知识分子。他们用实际行动,用自己的劳动和智慧,落实着省委省政府“打不赢脱贫攻坚战,就对不起这块红色土地”的庄严承诺。
  同时,我们深深感受到,走到基层一线,深入到人民中间,许多鲜活的人和事会扑面而来,某些长期形成的固有观念会得到校正,许多思考会得到映证并且延伸,许多记忆会被唤醒,许多感动油然而生,这是一部作品能不能拿出手的重要条件。我想,也是我们作家和文学刊物,记录好山西发展,讲述好山西故事,书写好山西精神,塑造好山西人物的重要条件。
  我们山西省是一个文学大省,从赵树理开始,马烽、西戎、胡正、孙谦、束为等前辈作家,几乎每年都要沉入到农村第一线去蹲点,他们留下来的经典作品,比如《套不住的手》《我们村里的年轻人》《汾水长流》《泪痕》,莫不散发着农家炕头的温暖和田野庄稼的气息。改革开放以来,大家耳熟能详的“晋军崛起”一代作家,每一位都有着深厚的基层一线生活体验,写出了许多震撼人心的经典性作品,比如《新星》《老井》《顶凌下种》《镢柄韩宝山》《厚土》《决择》《国家干部》《马家军调查》《王家岭的诉说》《寻找巴金的黛莉》等等。作品的经典性、人民性、时代性,与对生活深入的程度高度相关。
  深入生活,是山西作家的一个优良传统,也是习近平总书记对文艺工作者的要求和厚望,我们必须不懈努力。

  (作者系山西省作协副主席、《山西文学》主编)鲁顺民

位卑未敢忘忧国

  国庆节已过去一个多月,大阅兵的场面依然难忘,一队队方阵从天安门前经过,声震耳畔。每次回想起来,一如那天坐在家中电视机前,与小孙女小孙子,脸上贴着五星红旗,手里摇着五星红旗,胸中的爱国之情澎湃着。五十又五了,还“聊发少年狂”,无疑是那场面太劲爆,受阅官兵太给力了。
  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说,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最深层、最根本、最永恒的是爱国主义。我们当代文艺更要把爱国主义作为创作的主旋律。国庆70周年大阅兵,便是最铿锵有力的“主旋律”,最生动形象的爱国主义教育,让炎黄子孙备受鼓舞。即使身处异国他乡,也激荡着一颗中国心。
  爱家先爱国,没有国哪有家,只有国无恙,才会家有福。受阅官兵威武的雄姿,代表了当代中国军人的形象,他们是捍卫家国的钢铁长城,是国泰民安的守护神,是我们当今“最可爱的人”。
  为追寻“最可爱的人”,2012年我深入云南边防总队瑞丽江桥警犬基地,与战士们同吃同住同训,经过深入接触、了解和采访,创作了长篇纪实《滇缅之列》,抒写了官兵与警犬之间深厚的感情,反映了他(它)们缉毒与守卫国门的奉献。尽管随时冒着生命危险,甚至有的战士前面倒下了,后继者仍无所畏惧,继续战友未竟的战斗。《滇缅之列》出版后,荣获山西“五个一工程”奖、第十六届北方十五省市文艺图书奖一等奖、赵树理文学奖。
  2013年我又去云南,三上湄公河采访和收集资料,先后花费5年时间,与朋友一道完成了长篇纪实《大湄公河》的创作。全书既细节还原了“10·5”惨案的发生与侦破始末,也全景展示了金三角地区的前世今生,写得惊心动魄、亲切感人。常言道,弱国无外交。从中能深刻体会到,如果没有祖国的强大,没有边防官兵的出生入死,抓获大毒枭糯康完全是天方夜谭,是不可能为13位死难同胞洗冤昭雪的。因为越境抓捕糯康的难度,远超过了美国抓捕本·拉登。《大湄公河》在海内外反响很大,先后在加拿大《渥京周末》、美国《华夏时报》、日本《中日新报》连载。
  总之吧,位卑未敢忘忧国。自己虽非军人,不能亲自去镇守边关和国门,仅是钱钟书所说的笔尖上的英雄,只会纸上谈兵,但也要以笔为枪,肩负起一个作家的使命,创作出优秀之作,为新时代做出贡献。

  (作者系山西省作协副主席、《黄河》主编)黄 风

分享到:

过往期刊

  • 第2019-11-07期

  • 第2019-11-06期

  • 第2019-11-05期

  • 第2019-11-04期

  • 第2019-11-03期

  • 第2019-11-02期

  • 第2019-11-01期

  • 第2019-10-31期

  • 第2019-10-30期

  • 第2019-10-29期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