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版:读书

继承先烈遗志 谱写时代强音

——《山西革命烈士家书》读后感(七)

  • 消防指战员在荒山火灾现场

  • 赵世民写给妻子的信

  •   

    英雄终无悔 忠诚铸警魂——读阳军家书有感

      笔未提,泪已落。与阳军的妻子于萍见面是在2019年7月22日下午。当天的太原,瓢泼大雨,仿佛在为我要了解的英雄垂泪。
      身为军人,与家人长期分居两地。从结婚伊始,他们就聚少离多。从妻子怀孕到孩子出生,阳军没有一次陪她去医院做产前检查。阳军牺牲时,女儿伊伊才四个半月。从伊伊出生到阳军牺牲,他只见过孩子5次,父女俩甚至连一张合照都没有。
      “阳军给我讲过一个故事。他战友的孩子3岁了,有次战友回家,说:‘来,叫爸爸。’那个孩子特别可爱,蹦蹦跳跳就跑到客厅里指着照片说,这是我爸爸。当时阳军眼眶都是红的,他和我说,将来一定不会让我的孩子指着照片叫爸爸……如今伊伊真的是天天对着照片叫爸爸的。”时隔6年,于萍再次讲起这个故事,依旧泣不成声。身为同龄人的我也不禁泪流满面。
      而这一切,只为了扑灭原平那场无情的大火。为了同行战友的生还,为了国家和人民的财产不受损失,他,义无反顾;他,倾其所有,乃至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他,永远离开了年迈的父母,离开了哺乳期的妻子,更离开了只见过5次面的女儿。
      他曾经在文章里这样写道:“我们,一群20多岁,告别父母家乡、告别灯红酒绿、告别妻子恋人,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诚己诺、为国民、献青春的年轻人;我们,一群20多岁,身怀绝技、扶危助困、急人所难,或许默默无闻,但却有一个共同名字——消防兵。见多了浴火穿梭,见多了往来驰骋,也见惯了灾难无情,文学青年蜕变了滞涩,征途归来,带着一班生死兄弟,洗掉了满面的尘灰,我想,我已经能够算作一名军人。”
      “金庸在《神雕侠侣》中曾这样为‘侠’字定义——‘为国为民,侠之大者’,我喜欢这样的慷慨和气度。谁说太平盛世不需要侠?消防兵,就是这个安宁的年代里人民最需要的‘大侠’!”
      “消防兵是大侠,也是群侠。群侠或许脸谱不同,但是有着相同的坚毅;或许性格迥异,但是有着相同的任性;或许志向不同,但是有着相同的信念;或许未来的归宿不同,但是这群热爱生命、热爱生活的年轻人有着对青春相同的认知——不求万民敬仰,只求为国为民,做一个对党忠诚可靠、对民服务人民、对事业竭诚奉献的侠之大者!”
      阳军走了,他真正用行动阐释了他的铮铮誓言!他用自己的行动诠释了英雄,用自己的青春和生命诠释了英雄。阳军使我们真正认识到:英雄,离我们并不遥远;英雄,就在我们身边。在血与火的洗礼中,他践行着消防员的庄严使命,将共产党员的责任扛在肩上,直到人生最后一刻。在进与退的抉择中,他恪守着忠诚卫士的神圣誓言,把国家和人民的利益牢记心间,始终坚持冲锋在前。在生与死的考验中,他秉承着舍生忘死的博大精神,把生的希望留给战友,将死的危险留给自己,让美好的青春年华在烈火熊焰中绽放出耀眼光芒。向阳军致敬!向奋战在一线的消防员致敬!向安宁年代的大侠致敬!
      英雄终无悔,忠诚铸警魂!
      愿小伊伊快乐成长!

    闵 睿

    “我想回连队看看”——读父亲的家书有感

      “我想回连队看看。”这是最后38天里您说的最多的话。住院期间,只要精神好一点,您就坚持看教材,还用笔在上面勾勾画画。有时候母亲看着您手抖得厉害,好几次笔都掉到了地上,心痛得只能躲到一边暗自垂泪。回到驻地医院后,您已经不能看书了,但您仍然多次让陪床战士打电话,询问新兵情况。每当医生查房时,您总是会问,我的病能不能恢复?什么时候才能回连队?住院期间,不管病痛怎么折磨您,您都竭力克制自己,从没喊过疼,从没有当着家人、战士的面掉过泪。医生对前来慰问的领导说,我们从没有见过像赵世民这样坚强的病人。
      每当病痛向您袭来,您总是把痛苦埋在心里,暗暗地用手在胸前使劲地抓挠,直到把自己的胸脯抓破抓烂!然而,每当人们看望您时,您总是面带一丝微笑,坚强地与病魔做着最后的较量,不愿意让别人替您分担丝毫的痛苦。
      战友们看望您,您却不停地问:“新兵会操怎么样?连队现在怎么样?政工集训怎么样?”
      您走了,留下一张清单,也是留给家人的全部财产:一个戒指,一台冰箱,一张1.92元的存折,还有5万多元的债务。您把毕生精力献给了连队的建设,在清贫中培养了公而忘私、大公无私的崇高品德,在平凡中为我留下一笔丰厚的精神财富。
      后来,母亲带着我回到您生前的连队,全连官兵排成两行向您的遗像敬礼,许多战士哭喊着:“指导员,您终于回来了!”母亲泪流满面。她又一次体会到,您和战士们的感情真是太深了!母亲向全连官兵转达了您要夺取“三连冠”的遗愿,也了却了您想回连队看看的心愿。
      2001年2月,您因公殉职,将您宝贵的青春与生命献给了军队,武警部队授予您“献身基层模范政治指导员”荣誉称号。2012年,您又被武警部队追授“中国武警忠诚卫士”奖章。回忆与您相处的短短5年,很难想起一家三口的画面,能回想起的,还是部队那一幢幢整齐的营房和您的一身橄榄绿军装。
      2014年9月30日,首个烈士纪念日,习主席出席了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的烈士纪念活动。当悲怆的号角声从电视直播中传来,我的眼眶浸满了泪水,这是所有烈士家属和全体中国人民期盼已久的伟大纪念。这样的纪念,必能告慰沉寂在祖国每一处领土和领海下的英雄们。
      我幸运有您这样一位优秀的父亲做指路人,传承您的红色基因,继续您未完成的事业。每当仰望雄鹰般的战机划过天空,眺望辽宁舰威武地航行在广阔的领海上,我都会想起您。
      现在,我接过您手中的接力棒,走到强军兴军的赛道前,头顶着英雄父亲的荣誉,继承您留下的宝贵精神财富,将用青春和热血,用忠诚与无畏,用责任与担当,跑完这一程!

    赵 晋

    您是我人生的榜样——读父亲家书有感

      父亲牺牲66年了,父亲牺牲时我才两岁半。
      现在看着父亲牺牲前两个月给母亲吕瑞清的最后一封信,思绪万千,心潮难平,不禁又老泪纵横!
      父亲对母亲和我们孩子们的关爱,深深温暖着我们……
      父亲信中流露出的对党的无限忠诚、严格的组织观念和纪律性教育着我们,扎根于我们心里。母亲想代父亲回一趟山西崞县老家看望年迈的奶奶,父亲信中强调“必须是得组织上完全同意才好,绝不能让组织上稍有不同意之处”。
      父亲不是不孝,父亲也爱母亲,但父亲更是一名革命军人、共产党员,是“组织”的人。
      这又让我想起母亲给我讲过的一件小事。母亲也是抗战时期从山西河曲老家走出来的八路军女战士,她说:“自打跟你父亲结婚后,穿的棉军装都是面子是黄的,里子是花的。”原因是当时部队物资供应还很紧缺,冬季棉军装面子是统一的黄颜色,而里子有白的、黄的、蓝的等,其中很多是用一小块一小块各种颜色的布拼接而成的。父亲是主管后勤的领导,每次要求母亲带头主动领取这种小块布拼的花里子棉军装,绝不近水楼台接受任何照顾!
      我又想起了老部队对父亲的评价:“我军的优秀后勤工作人员……对党的事业忠心耿耿,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始终保持艰苦奋斗、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本色……”
      父亲,您是我人生的榜样!

    王援朝

    分享到:

    过往期刊

    • 第2019-11-07期

    • 第2019-11-06期

    • 第2019-11-05期

    • 第2019-11-04期

    • 第2019-11-03期

    • 第2019-11-02期

    • 第2019-11-01期

    • 第2019-10-31期

    • 第2019-10-30期

    • 第2019-10-29期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