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文博

有正史、野史、遗址、传说与后人传承祭祖多方面考据

杨业应该是山西柳林人

  以杨业为代表的杨家将,几代人忠勇爱国、满门忠烈的故事可谓家喻户晓,但杨业究竟是哪里人却多有说法。本人从正史、野史、遗址、传说和后人传承祭祖多方面考据可知,杨业应该是山西柳林人。
  正史记载杨业籍贯在柳林。《宋大诏令集》卷220政事七十三褒恤上《杨业赠太尉大同军节度使制》曰:杨业“俾塞上之威名。本山西之茂族。”
  《杨业赠太尉大同军节度使制》是雍熙三年(986)五月“杨业护送迁民遇之(辽军),苦战力尽,为所擒,守节而死”后,“八月辛亥,降潘美为检校太保,赠杨业太尉、大同军节度使”之时,宋太宗颁发的《圣旨》,也是记载杨业籍贯最早的史料。
  “俾塞上之威名”是宋太宗对杨业功绩的评价;“本山西之茂族”是专指杨业的籍贯。“山西”,即石州,今离石。宋时“石州,县三:离石,平夷,方山。”平夷县,故治今柳林县柳林镇火塘寨下福寿村。后徙治今中阳。金明昌六年(1195)改曰“宁乡”,民国三年(1914年)改曰“中阳”。1971年划出中阳西部故治平夷县地12个公社与离石西部的13个公社,组建今柳林县。因此,杨业是山西柳林县人。
  《宋史》卷272列传31《杨业传》载:“杨业,并州太原人,父信,为汉麟州刺史。”《太原府志》卷20记载:“杨业,太原人。”
  按《中阳县志》记载:“中阳宋属河东路太原府石州。”然则称:“杨业,并州太原人”。犹称:“杨业,石州人也”。这是清代以前史书中常见的普通提法。可见《杨业传》所说的“杨业,并州太原人”,与《宋大诏令集》所说的“本山西之茂族”吻合一致,均指石州,所以杨业是石州平夷县,即今柳林人。
  野史记载杨业籍贯在柳林。《天下第一棍》载:“杨家将多年安居火塘寨”。《赵匡胤演义》中有“泗水关赵匡胤会杨衮。”《杨家将前传》又名(火山王杨衮)中说:“金刀杨会是西宁,永宁山,杨家峪村人,生子,杨衮。”
  杨衮,杨业父谱名。西宁,古平夷县俗称,即今日柳林县。石州,隆庆年改曰永宁州,即今吕梁市。曰永宁山犹称吕梁山,作者修饰之故也。杨家峪,今柳林县庄上镇辖村。可见,杨衮、杨业父子是今柳林人。
  杨业居住遗址在柳林。1959年11月号《火花》载:“从可查资料上看,宋代杨业之父杨信驻过之火塘寨,今人还能指出其旧址,……宋杨业与佘赛花成亲之七星庙至今尚存。”
  《柳林县志》载:“七星庙在庙湾村西石砭上。”“火塘寨相传为火山王杨信屯扎操练军马的堡寨,坐落在柳林县城东部10公里许的三川河北岸福寿村西北顶峰。宅内今存北宋政和三年(1113)石碑一通。寨呈长方形,长约130米,宽约60米,现存石窑洞10余孔以及外围寨墙残迹等。”“兵营舍灶至今依稀可辨。火塘寨下,三川河水数度迂回曲折绕流,俗名四道河,亦称泗水关。”
  另外,今存杨家将驻守过的重要关防遗址古寨:东、西佘家寨,孙家寨(红崖山),龙门寨,大郎堡,二郎堡,三郎堡,四郎堡,五郎堡,六郎堡,杨家寨(亦称七郎堡)等寨;重要关防遗址关隘:天井关、佘塘关、金前关、鬼门关、黑虎林关等。因战事而名的地名有:和合峁、佘战坡、牛角峪、佘战沟、狮子崖、杨家崖、二雄山等。
  杨家、佘家住过的古村庄有:杨家村、福寿村、何家梁、刘家沟、杨家塌、杨家岭、杨家峁、杨家堡、杨家港、佘亨墕、佘火墕、佘家城、杨彩塔、六郎沟、堡沟等,凡此可证,杨家将的故居在柳林。
  故事传说在柳林。柳林民间流传着与杨业有关的故事有《杨家前羊一千》《火山王练铜锤一锤捣塌半架山》《杨衮在福寿村祭天称王》《赵匡胤泗水关会杨衮》《龙王庙前三结义》《杨继业与何家梁村的故事》《杨继业与佘赛花七星庙成亲》《佘太君兴建杨和寺》《杨家三修龙王庙》《佘战沟的由来》《杨六郎与王怀女团圆山成亲》《穆桂英穆柯寨招亲》等。如在晋剧《石塘关》等赞扬戏曲中,凡轮到杨家将出场自报家门时,无不众口一词:“家住石州火塘寨,泗水关前有家门”直指柳林,流传盛广。
  杨家将后人在柳林。据《杨氏族谱》记载:“明成化年间,杨业后人怀着故乡之情,返回一始祖火山王杨衮祖籍地柳林,俱居住在杨家、佘家故居和驻扎过之堡寨火塘寨、泗水关、七星庙附近的故居:沿土坡、福寿村、杨家圪埌、堡上、杨家峪、杨家坪,佘亨墕等村。”共计有2000余人。
  杨家将祖庙在柳林。杨家将《杨氏族谱》记载:“在火塘寨半山腰的悬崖上有座杨家庙,也叫立儿寺。该寺始建于北宋政和三年(1113),寺内供奉十一尊石佛神像。过去每逢清明和春节,由我族长者带领杨氏老小到寺祭奠。”经实地拭视碑碣,杨家将祖庙立儿寺确系北宋政和三年修建。又据柳林县档案局馆藏《文物古迹见闻录》中“火塘寨杨家庙内有十一尊神像”的记载,证实了杨家将祖庙中所供奉:杨衮、杨业、佘太君、延昭兄弟三代11人的史实,其修建背景史书记载清晰。
  《宋史》卷一百九《志第六十二》明确记载:“‘凡立庙,听于京师或所居州县。其在京师者,不得于里城及南郊御路之侧。’仍别议袭爵之制,既以有庙者之子孙或官微不可以承祭,而朝廷又难尽推袭爵之恩,事竟不行。”
  “大观二年(1108),议礼局言:‘可文臣执政官、武臣节度使以上祭五世,文武升朝官祭三世,余祭二世’。‘应有私第者,立庙于门内之左,如狭隘,听于私第之侧。力所不及,仍许随宜。’”
  由上可知,杨家将祖庙是奉旨修建。之所以庙中塑杨家将三代11尊像,缘于“文武升朝官祭三世”标准;之所以建于故里火塘寨,缘于“凡立庙,听于所居州县”规定;之所以紧挨火塘寨城墙而建,缘于“应有私第者,听于私第之侧”之要求。总之,不管是杨家将三代塑像、所居州县,还是私第之侧,都可以证明一点,火塘寨是杨家将故里。杨业就是柳林人。
  综上所述:有可靠的正史支持,有可信的野史补充,有实物遗址见证,有丰富的传说故事解释,有后人祭祖传承的过程,充分说明杨家将与柳林有割舍不了的故土情结,并以此相互印证了杨业就是山西柳林人。

杨富平

分享到:

过往期刊

  • 第2019-11-07期

  • 第2019-11-06期

  • 第2019-11-05期

  • 第2019-11-04期

  • 第2019-11-03期

  • 第2019-11-02期

  • 第2019-11-01期

  • 第2019-10-31期

  • 第2019-10-30期

  • 第2019-10-29期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