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版:评论

以惩罚性赔偿遏制侵权

  近年来,我国持续重视和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工作,但保护效果与权利人的期待仍有一定差距。这种“差距”的最突出的表现就是违法侵权成本较低和诉讼维权成本较高,而“赔偿低”更是推高了这种落差。为此,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见》中明确指出,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大幅提高侵权成本,进一步建立健全知识产权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
  相较于违法者对有形资产的侵占,知识产权侵权行为具有相对的隐蔽性、不确定性和因果关系复杂性等特点。尤其是违法者常常以似是而非的“打擦边球”或倚傍、模仿等手段规避显性嫌疑,导致权利人要发现和认定侵权行为比较困难,被发现侵权的概率也相对较低。即便法院裁定的损害赔偿数额与被诉侵权行为给权利人造成的实际损失相当,对于侵权者而言,其仍可能因未被暴露的侵权行为而获利。何况,鉴于知识产权侵权损害不像物权侵权损害那样更具有因果关系的确定性,最终裁定的损害赔偿数额未必能够与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相吻合。
  所谓“惩罚性赔偿”,就不是有一赔一的一般性“损害补偿”,而是由法庭所作出的赔偿数额超出实际损害数额的加重赔偿。其目的就是在针对被告故意的侵权行为所造成的损失进行弥补之外,对被告进行处罚以防止将来重犯,同时也达到警示社会之作用。这种赔偿也适用于针对那些基于“收益大于赔偿”的精心算计者的侵权行为。惩罚性赔偿,显然不失为破解“赔偿低”、提升知识产权侵权成本的有效举措。
  实施“惩罚性赔偿”,必须坚持知识产权创造价值、权利人理当享有利益回报的价值与司法导向。有效发挥社会组织、中介机构在知识产权价值评估中的积极作用,为损害赔偿数额的合理确定构建科学可靠的证据基础,力求使侵权损害赔偿与知识产权的市场价值相匹配。同时,也需依法将权利人发现、认定和制止侵权行为等合理开支计入损害赔偿范围,由侵权败诉方承担权利人的维权成本。
  此外,提高知识产权侵权行为的违法成本,需体现在相关法律法规对“惩罚性赔偿”的条款完善上。比如,正在推进的我国《专利法》第四次修改,其重点包括建立健全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引入药品专利保护期补偿制度等;《关于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见》更是从宏观上传递出知识产权“严保护”的政策导向,要求加大对侵权假冒行为惩戒力度、严格规范证据标准、强化案件执行措施、完善新业态新领域保护制度等。期待“惩罚性赔偿”入法能够为知识产权撑起有效“保护伞”,对不法侵权产生警示、震慑效应。

张玉胜

分享到:

过往期刊

  • 第2019-12-02期

  • 第2019-12-01期

  • 第2019-11-30期

  • 第2019-11-29期

  • 第2019-11-28期

  • 第2019-11-27期

  • 第2019-11-26期

  • 第2019-11-25期

  • 第2019-11-24期

  • 第2019-11-23期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