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版:城事
<上一版下一版>

关爱聋哑乘客

1路公交车32名监票员学会了手语


  • 监票员郭婷婷用手语和聋哑人沟通。

  •   1路公交车上,监票员郭婷婷指了指对方,又竖起大拇指,一名刚才还在迷茫、不知从哪里下车的聋哑人看到后瞬间开心地笑了起来……5月14日上午,记者在1路公交车上看到了让人暖心的一幕。
      监票员会手语?原来,太原市公交一公司为了更好地提高1路车监票员的服务技能,专门请了手语老师教大家,32名监票员全员学习手语技能。经过长时间的培训和练习,他们已经可以和聋哑人简单交流。
      在用流利的英语播报站名后,又增加了手语服务,这样的全方位服务让市民赞不绝口,平均年龄27岁的监票员也为太原增加了许多亮丽和温暖。

      聋哑人上车监票员与她沟通无障碍

      5月14日上午,记者从下元始发站坐上了1路公交车。
      “您好,请往里走,欢迎搭乘1路公交车。”“请打开零钱,抓紧扶好。”语速刚好,吐字清晰,面带微笑……说话的是1路公交车的监票员郭婷婷,32岁。虽然车厢内只有两名乘客,她依然认真地播报着站点,用标准的普通话说一遍,再用流利的英语说了一遍。乘客越来越多,只要上来老年人,郭婷婷就会帮忙找座位,甚至扶着老人坐到座位上。
      车行驶到千峰路口,上来一位40岁左右的女子,她上车后出示残疾人证后并没有往车厢内走,而是停留在监票员身前。监票员看到她有些迷茫的眼神后,问她有什么需要帮忙。女子光张嘴不说话,手里还比划着什么。郭婷婷立马明白了,便用手语和她交流。她指了指乘车女子,又竖起大拇指,女子也做出了一样的动作。后来他们又“你一言我一语”地“说”了很多。女子这才放心地走入车厢后面坐下来,对郭婷婷微笑着。
      原来,这名女子是一位聋哑人,她们刚才在用手语交流。“她问我去大南门要坐几站,我告诉她还有6站,快到站的时候会告诉她,让她不用着急,坐在那里,请放心。她和我说谢谢,并且夸我好,呵呵。”郭婷婷告诉记者刚才交流的内容。
      郭婷婷和这名女子交流时,其他乘客都在注视她们,很多人向监票员投来赞叹的眼光。“咱们大太原真厉害,把监票员培养得这么好,竟然还会手语,我第一次见,真不错。”“这个监票员素质真高,长得好,对人也耐心,对这些残疾人朋友也呵护有加。”“英语说得那么好,手语也这么好,和谁都能沟通。”车厢内的乘客纷纷和记者说道。
      公交车开到“大南门”这一站的时候,郭婷婷用手语告诉这位女子,就是这一站下车。女子下车以后,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看着驶出站台的公交车,和郭婷婷眼神交流着,并向她摆手。郭婷婷告诉记者,能为大家服务,尤其是特殊人群,她无比开心和满足。

      32名监票员利用休息时间学习手语

      郭婷婷如此熟练的手语,需要练习多长时间?记者从一车队服务队队长孙建辉那里了解到,去年年底,一车队1路车的32名监票员就开始学习手语了。“这也是咱们监票员细心观察的结果。1路公交车每天上午要发61趟、下午发75趟,人流量也很大,会遇到外国友人,也会遇到残疾人。有一次,咱们的监票员就遇到残疾人,当时是拿纸和笔沟通的,虽然也交流成功,但我们觉得监票员如果学会了手语,那岂不是更好。毕竟很多聋哑残疾朋友还是很内向,不爱问人,如果监票员会手语,他们肯定会少走很多冤枉路,也会感受到咱们的关爱。”孙建辉说。
      听到有人提这个建议,32名监票员全员赞成,觉得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说做就做,他们请来聋哑学校的老师,利用休息时间充电。“一开始,我们会学一些简单的常用语,比如‘您好’‘请往里走’‘您到哪里下车’‘到站我叫您’‘请放心’。虽然就几句话,但学起来也不容易,手语要求手指很灵活,记忆力要好,还得反复练习。这些监票员基本上都结了婚有孩子了,在家里还需要照看小孩,业余时间不多,但大家都没有怨言。通过大家的努力,今年1月,我们就增加了手语服务,不过,一开始比较简单,现在大家的手语比较流利了,能表达的内容也越来越多了。”孙建辉说。
      记者看了他们学习时的视频,大家整齐地站成两排,一位一位挨着上台做出手语动作,进行学习汇报。普通话、英语、手语轮流上阵。为了让大家更好地了解太原,在迎泽桥上1路公交车监票员会用普通话、英语播报汾河美景和太原市标志性建筑等方面内容。
      郭婷婷告诉记者,她每天回家都要练习播报内容。她说:“我回家总要练习英语和手语,不仅仅是要记住,还要考验胆量,生怕自己比划了半天,人家什么都看不懂。现在孩子每天都能看到我练,他都学会了一点。我上班走的时候,他还会用手语和我说,妈妈,再见。”

      聋哑人朋友义务教监票员学习手语

      据介绍,在监票员学习手语的过程中,还有常坐1路公交车的聋哑朋友过来当老师。孙建辉说,这位聋哑人朋友是老太原人,和监票员都熟悉了。有一次,监票员用纸笔写出单位正在学手语,能不能请她到单位教教大家,她很爽快地答应了。第一次来,因为大家还不太能进行日常无障碍的交流,只能通过纸笔一个动作一个动作慢慢地学。到她第二次来的时候,带上了家中正在上学的孩子。孩子做翻译,她来比划,那一节课,大家学到了很多知识。
      “监票员普遍比较年轻,平均年龄才27岁。他们每个人都非常努力,他们的文化程度不同,有的是大学毕业,像郭婷婷在学校就考过了英语8级,还有的就没有读过大学,学英语很吃力,但为了整体形象,没有人说过一句苦,他们现在都能很流利地用英语播报。”孙建辉说。
      “她人很好,不但义务跑这么远到车队里来教我们,还带着孩子来。她让孩子告诉我们,感到她被别人需要,觉得有意义。感谢我们去学手语,让残疾人朋友觉得自己没有被社会遗忘,大家都挂念着他们。”郭婷婷说。
      郭婷婷说,不仅是上班时间,有一次下班后出去吃饭,看到聋哑人,只是和他比划了一个“你好”的手势,就让对方激动不已,还跑过来和她握手。她说,以后填写什么表格的时候,不单单是英语8级了,还有一项新技能——手语。

    本报记者 贾蔚然 通讯员 郝培红

    过往期刊

    • 第2018-05-14期

    • 第2018-05-13期

    • 第2018-05-12期

    • 第2018-05-11期

    • 第2018-05-10期

    • 第2018-05-09期

    • 第2018-05-08期

    • 第2018-05-07期

    • 第2018-05-06期

    • 第2018-05-0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