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晚报数字报
第07版:山西·社会
<上一版下一版>

酒后驾车出事身亡 同饮者被判担责

饮酒后发生意外,同饮者需要承担哪些法律责任?

  朋友聚会、单位聚餐时饮酒是避免不了的,如果饭局中的朋友因饮酒过度最终发生意外导致死亡,其他人是否需要承担责任呢?6月11日,稷山县人民法院判决共同饮酒人补偿受害人家属3万余元。

  酒后驾驶摩托车回家发生意外

  2017年6月8日21时许,杨某与妻子、内弟等人一起在县城某涮锅店吃饭。其间,杨某喝了点酒。晚上11点多,几人从县城各自返回。几乎在同一时间,稷峰镇某村薛某在家里吃烧烤,并把吃烧烤的小视频,用微信发送到朋友圈。杨某看到后,和薛某电话联系后,于次日0时49分到薛某家中吃烧烤,并喝了少量啤酒。
  凌晨3时左右,杨某驾驶摩托车回家,行驶至稷峰镇某村一村民家门口时,因采取措施不当,摩托车滑倒,杨某死亡。
  事故发生后,杨某的父母、妻子和孩子将薛某告上法庭,要求法院判决薛某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损害抚慰金、被扶养人生活费、停尸费、抢救费共计53万余元。
  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杨某负事故全部责任。后经查证,杨某血液中检出酒精成分,其含量测定为256.95mg/100ml,属于醉酒驾车。
  原告认为,薛某作为共同饮酒人,明知酒后不能驾车却未劝阻杨某,也未将醉酒的杨某安全送回家中,对事故的发生、杨某的死亡后果存在重大过错。
  薛某辩称,对杨某的死亡表示深深同情,但对杨某的死亡事件没有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薛某认为,杨某死亡的直接原因是交通事故,醉酒与交通事故之间不存在必然的关系。薛某说,当天杨某到他家后,他看到杨某酒气很大,便叫他多吃烧烤少喝酒。之后,杨某在他家只喝了一罐啤酒。薛某说,杨某当天准备骑摩托离开时,他再三劝阻,杨某不听。薛某的邻居也帮忙劝说,杨某却执意要骑摩托离开。薛某说,杨某发生交通事故,与他没有任何因果关系。就算是追究共同饮酒人承担责任,也只能追究他们在县城喝酒的共同饮酒人责任,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法院判决同饮者承担一成责任

  法院认为,因为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案件中,杨某作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应当知道过量饮酒的危害。但他在县城饮酒之后,又到薛某家继续饮酒,缺乏对自身的控制,最终导致血液中乙醇浓度达256.95mg/100ml醉酒状态,与之后驾驶摩托车引发交通事故具有因果关系。
  法院认为,杨某的死亡与其自身存在过错具有直接因果关系,其自身应承担主要责任。薛某明知杨某已喝过酒,但仍和他共同饮酒。共饮人之间对相互的人身安全应当负有合理注意义务,包括相互提醒、劝告、通知、协助、照顾等义务,以减少安全风险。案件中,薛某虽然履行了劝告义务,但未阻止杨某醉酒驾驶摩托车回家,致使意外发生,属于疏于履行义务。最终,法院判决,薛某承担10%的责任。法院判决,薛某赔偿33115.18元,并驳回其他诉讼请求。

  哪些情形同饮人须承担法律责任?

  共同饮酒属于社交层面的情谊行为,同饮人之间负有安全保障“注意义务”,包括可能导致损害后果的预见义务和为避免损害后果发生而应采取积极措施的义务。
  那么饮酒发生意外,哪些情况下同饮人、劝酒者需承担赔偿责任?
  山西华炬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建华表示,依据我国《民法通则》《侵权责任法》等法律规定,多数情况下应由发生人身损害的饮酒人自负责任。但同饮人在特殊情形下须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一、明知醉酒人不能喝酒时仍一味劝酒。
  二、明知喝酒人不胜酒量时仍强迫性劝酒。若在饮酒过程中有明显的强迫性劝酒行为,如野蛮灌酒、言语要挟、刺激对方、不喝就纠缠不休等,只要主观上存在强迫的过错,此时对于损害后果的发生,劝酒人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当然,此种情况下醉酒人也有一定的过错,因为这种强迫并非是暴力性的。根据《侵权责任法》的规定,应当减轻劝酒人的赔偿责任。
  三、明知对方酒驾而不加以劝阻,一旦出事,同饮人要承担一定的责任。若同饮人已尽到劝阻义务,而醉酒人不听劝阻,则可以减轻责任。同样,在明知一方喝多、神志不清的情况下,同饮人应及时予以劝阻。同饮人在能够进行劝阻却未劝阻,出现意外的话则要承担相应的责任。若未将醉酒人送回家而发生类似“酒后跌伤”等情况,应结合饮酒者当时的神志状况来加以判定,此时同饮人负有一定的监护照顾义务。

  恶意劝酒可能要承担刑事责任

  依据《侵权责任法》的规定,劝酒人应当对饮酒人酒量和承受能力作出符合常理的必要判断,并给予饮酒人必要劝阻的注意义务。若未尽到该义务,造成饮酒人伤亡的,根据各自的过错程度,组织者、劝酒者、同饮者均要承担一定的民事赔偿责任。然而,主要责任应由受害人自己承担。
  劝未成年人饮酒,分两种情况:若饮酒者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未成年人,由此导致的后果,劝酒者承担次要或同等责任。若饮酒者是无民事行为能力的未成年人,劝酒者承担主要责任或全部责任。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当酒友恶意劝酒,造成人员伤亡的,除了要承担民事责任之外,甚至不排除要承担刑事责任的可能性。若劝酒人明知对方大量饮酒可能致命,仍然恶意劝酒并酿成严重后果的,可能会触犯刑法构成故意伤害罪。

本报记者 郭卫艳

过往期刊

  • 第2018-06-11期

  • 第2018-06-10期

  • 第2018-06-09期

  • 第2018-06-08期

  • 第2018-06-07期

  • 第2018-06-06期

  • 第2018-06-05期

  • 第2018-06-04期

  • 第2018-06-03期

  • 第2018-06-0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