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版:访谈

朔州作家郭万新:真正的读者是小朋友,我要为他们创作

  •   郭万新是朔州的一位基层作家,近年来一头扎进乡村,写出一系列颇有分量的报告文学,其中的《吉庄纪事》获评山西省第十届“五个一”工程奖,《吉庄的三户人家》获得2010-2012年度赵树理文学奖。在山西文学界,以赵瑜为代表的报告文学作家众多,郭万新能够跻有一席之地,成绩有目共睹。但谁也没想到,在报告文学方面颇有收获与成就的他却在2019年7月推出一部儿童文学长篇小说——《笨笨的流浪》。该书由作家出版社选在暑假档期重点推出,并且入选北京市绿色印刷工程——优秀青少年读物绿色印刷示范项目,为山西儿童文学作品开了先河。
      《笨笨的流浪》一经全国上架,随即进入当当网童书新书排行榜,受到广大中小学生的普遍喜爱,郭万新实现了自己文学创作的成功转型。那么,郭万新为什么转型选择写儿童文学?而且还把视线放在生活中随处可见的流浪狗身上呢?
      转变写作风格 是为了让女儿刮目相看
      山西晚报:在报告文学创作方面成绩已经很不错了,为什么会想到转变写作风格?
      郭万新:我女儿刚升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我正好出版了两部纪实文学,自鸣得意地建议她带到学校送给同学看看,显得有个作家爸爸。谁知女儿不屑一顾,童言无忌地说:“你那书我们看不懂,谁会看呢!”我顿时无语,才知道我这作家在孩子心中不过如此。
      当时女儿的话对我刺激挺大的,心想埋头写作二三十年,别人瞧不上眼也罢,连自己的女儿都不认可,那可够寒碜了。于是暗下决心,怎么也得写一本儿童文学,起码在女儿面前露一手吧。当即答应女儿,在她小学毕业前一定交上一份作业,叫她对我刮目相看(笑)。
      山西晚报:《笨笨的流浪》写了一只流浪狗的故事,为什么选择以流浪狗为主人公来创作自己的首部儿童文学?
      郭万新:笨笨既是一只流浪狗,也是鲜活的人物,更是我心目中的亲人。
      我父母一直住在乡下,养了一只狗名叫笨笨,陪伴了他们13年。近几年我见父母日渐衰老,几乎每个星期都要带女儿回村探望二老,难免每次买些熟肉扒鸡之类,笨笨跟着沾光,相应地按时改善改善伙食。每到周末,它总会趴在大门口眼巴巴等我,只要听到汽车声响,马上跑出来迎接,跑前跑后地跟我们进屋,然后安安静静用它善良的眼神跟我对视,好像在无言地表达它的感激或者热情。
      就在3年前,有个周末我有事没能回村,有个偷狗贼开车出现在村子里,笨笨以为我回来了,立刻跑到车前,结果被毒镖射中而遇害。之后的两三天,我妹夫还抱着一线希望,专门到城里的一家狗肉店门前蹲守,指望遇到偷狗贼前去卖狗,万一笨笨还活着,他就花钱赎回来,但是没能如愿。笨笨消失得如同石沉大海,杳无了踪影。因为笨笨,我的心情非常难受,甚至好几个星期都没有回村,不知怎么样面对不再有笨笨跑出来的小院。
      山西晚报:对笨笨的感情很深啊,所以创作儿童文学时就想到了它?
      郭万新:自从笨笨丢失后,我在城里由不得注意那些流浪狗,期望能够发现笨笨的身影,期望他还活着,哪怕再和它对视对视,感受感受它的敦厚和真诚。事实上怎么可能呢?我知道不会出现奇迹。
      山西晚报:和笨笨是有浓厚的感情,那么流浪狗是怎样感动了你?
      郭万新:我看见过许多流浪狗,跑来跑去,每只身上都好像有笨笨的影子,关键是还发现了那些流浪狗之间难能可贵的友情。我们曾经赞叹鸡有一德,那就是“见食相呼”,狗则不然。想想狗有狼性,绝不会分享食物吧?谁知流浪狗不然,他们抱团生存,相濡以沫,遇到食物,往往招呼同伴,同伴跑远了,也要追上去亲亲热热结伴玩乐。那不就是我们这些年常常神往的仁义吗?我为之感慨万千。
      写儿童文学 让我重新回到童年时代
      山西晚报:对于一位写作风格相对稳定的作家来说,往往很忌惮转型,您没有顾虑吗?
      郭万新:肯定有。我也明白转型很难,或许会转得一无是处,所以说写什么、怎么写,也犹豫了好长时间。最终还是流浪狗一再感动了我。
      山西晚报:创作报告文学和儿童文学小说具体有哪些不同之处?
      郭万新:我认为报告文学是一种保证绝对真实的文学体裁,其史料性严肃性新闻性始终要放在首位,无论人物、环境还是时间及事件,全然不允许作者有丝毫发挥的余地,即使合理的想象都属忌讳,所以在创作过程中容不得半点马虎,每每下笔如履薄冰。我曾经出版过一部报告文学《耕读世家》,为了研究一段家族史,无数次在坟地研读已经被岁月模糊了的墓碑,深感若有一字不准,意思可能谬之千里。可想而知,其劳动量非常繁重,经常在枯燥中求真求证。
      而儿童文学小说创作截然不同,可以根据生活的阅历和积累,可以充分甚至恣肆地展开想象,可以根据需要铺排情节设计冲突,从而塑造鲜活生动的文学形象,包括细节的描写都能合情合理地自我支配,达到自己希望表达的境界和寄托的情感。其素材的来源绝对比报告文学宽泛得多,兼容性也强,不受那么多时刻注意的条条框框制约,更关键是在创作中让我沉浸在童趣的愉悦中,好像整个人重新回到无忧无虑的童年和少年时代。
      当然了,并非就说儿童文学小说就比报告文学好写。报告文学毕竟可以查证资料、采访记录,只要多跑多听,一般比较容易驾驭;相反儿童文学小说跟成人小说一样,其文学性更强,如果流于简单叙述,缺少打动少年儿童的真情实感,或者脱离生活生编硬造,作品肯定得不到小朋友的认可。
      山西晚报:《笨笨的流浪》讲述了一个怎样的故事?
      郭万新:农村留守老人豁牙大娘,为孙女妮娜苦心培养了一只可爱的小型杂交狗笨笨,但没有完全得到妮娜的喜欢。一次偷狗贼进村将笨笨抓进县城,笨笨侥幸逃脱后,经历了加入垃圾堆流浪狗团伙、偶然被农民工二蛋收养、帮助看守工地、打狗运动获救、误入诈骗救助站等一系列曲折遭遇,最终回到主人身边。在两年多的流浪生涯中,笨笨结识了流浪狗朋友旺财、公爵,他们一起相濡以沫、竭力求生,诠释了最宝贵的友情和顽强向上的生命真谛。
      今后就为少儿书写 写出更多更受小朋友喜爱的作品
      山西晚报:这本书您觉得有哪些现实意义?
      郭万新:我的写作初衷是故事性一定要很强,情节一定要曲折,还不能脱离生活,这也是少儿类现实题材必有的要素。至于现实意义,我自己不好夸夸其谈,不妨引用两位老师中肯的推荐语概括一下。一位是省作协副主席罗向东,他说:“《笨笨的流浪》深入浅出的讲述让一只流浪的狗狗深入人的心底,生长出温暖和力量。语言是极富特色的,这片土地生长起来的孩子们一听就会欢喜。”另一位是作家出版社《作家经典文库》编辑室主任省登宇,他说:“《笨笨的流浪》通过一个叫笨笨的小狗的流浪记,讲述的是一个关于家和爱的温暖故事。无论是留守老人豁牙大娘为孩子所做的努力,还是笨笨为母追凶,以及笨笨和旺财、公爵的友谊,无不洋溢着爱和感动。也正因为此,我愿意将这样一部小说,推荐给所有孩子阅读。”
      山西晚报:您是怎样通过《笨笨的流浪》来诠释爱和友情的?
      郭万新:事实上开始下笔时,我并没有确定主题,或者希望要诠释什么。文学创作一旦先把主题确定了再写,我认为那是本末倒置,将会流于说教,也与文学的规律相悖。在这里我只能说,流浪狗的故事,本来就已具备了生命以及友情的内涵,如果我能够真诚地走入流浪狗的世界,不就找到了友情,也把丢失的笨笨寻找回来了吗?
      文学圈有句名言说:爱情是永恒的主题。但是爱情会往往掺杂伪装的成分,而友情不会,友情要纯洁得多,正如我们小时候背过的一首关于友情的小诗,赞美友情是“高山上的白雪,生命的蜜和盐”,多少年都不曾忘怀。我想我们都向往友情,我们都应该珍视友情。应该让它完全出于自然流露,这就突出了《笨笨的流浪》所要表达的主题思想吧。不可否认,随着城镇化的推进,我们总感觉友情似乎被日益疏离,令人忧心忡忡,包括成人,也包括小朋友。《笨笨的流浪》能够唤起小朋友们的一致共鸣,这一点我非常欣慰。
      山西晚报:之前写报告文学,现在写儿童作品,您认为成人读者和小读者之间,有哪些不同之处?
      郭万新:自从《笨笨的流浪》出版后,我才真正思索到这个问题。当今互联网发达时代,成人阅读已经呈现出浅表化、碎片化的趋势,每个人时刻抱一个手机翻看,回家就坐在电视机前追剧,都是很明显的特征。我之前写过不少报告文学、纪实文学,自己巴巴地拿去送人,发现有人拿到书后始终连塑封都没有撕开,谈何阅读?一句话,读者很少很少。
      但《笨笨的流浪》不同。8月10日朔州书香读书会联盟和朔州市建行为我组织了一场新书发布会,会上二百多位小朋友和家长一起拿着他们买来的新书请我签名,时间延续了两个多小时。我听说许多小朋友都是一口气把《笨笨的流浪》看完,还要推荐给家长再读,然后和父母一起回味书中的主人公及其朋友的故事;也有家长迫不及待问我哪里能买到新书,说是孩子立刻就想读到;还有一次我去原平时光读书会分享《笨笨的流浪》,其中一位小朋友说起书中的内容,为了笨笨的遭遇哭得泣不成声,我几乎手足无措了……这一切都让我对纯真的小朋友们充满感激,也终于明白小读者才是真正的读书人,才是我真正的上帝;这一切让我一下子感受到写作的意义价值所在,那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幸福……
      山西晚报:那您以后的创作打算是什么?
      郭万新:最近我读了不少儿童文学理论文章,最认可的一句话是:儿童文学在于塑造未来民族的性格。《笨笨的流浪》只是一个开端,今年9月还有我的一本《小花脸》将由希望出版社出版,是又一次对我的鼓励。我已经决定了,今后就为少儿书写,写出更多更受小朋友喜爱的作品。我相信,为此我的后半生将变得无比充实。我也希望中国的儿童文学事业蒸蒸日上,希望山西的儿童文学事业走出一片新天地!

      山西晚报记者 王晋飞


      延伸阅读
      《笨笨的流浪》书摘
      “天又没塌下来!笨笨,想开些,远没有山穷水尽走投无路。”旺财用脖子轻轻触摸笨笨的脸颊,慰藉说,“你还有我呢,有朋友在身边,怕什么?”“是啊,如果没有你,说不准我该崩溃了。”笨笨庆幸说,“多亏你及时来了。事情发生得措手不及,我那一阵乱了方寸,一心只想二蛋,反倒把你也抛在脑后。真是一根筋,忙急无智啊。”这时情绪才稍微平复了些,又听旺财说:“最初得知你跟了二蛋,其实我并不乐观,但看你感觉还行,话到嘴边不好意思说出,怕你多心。你想想吧,凡是进城的打工仔,全都漂泊无定,根本没有条件收养汪星人。比如二蛋,即使暂时没事,也不可能一直看门吧?”笨笨连说没错:“他确实不打算给他三表姨夫再干下去,看那意思早想跳槽了。”旺财说:“是呀,与其最终被他遗弃,不如早些也好,长痛不如短痛。”
      “道理是这个道理,”笨笨唏嘘说,“只是心里着实不算滋味……”对此旺财深有同感,再次提起自己的辛酸往事,说:“唉,我那时候比你还惨。像二蛋吧,好歹自顾不暇才丢下你,但我原来那主人,上午还啪啪的亲我,下午就将我扔掉了,眼睛都不眨一下,至今她冷酷无情的面孔,还印在我心头,让我不寒而栗。记得我第一天流落街头,举目无亲,对生存一窍不通,还被几个小孩吓唬追赶,跑得几乎咽气,要多绝望有多绝望。要么我为什么对人类始终敬而远之?只因太寒心。”笨笨说:“妈呀,那才真叫个可怜!”
      为笨笨亮出内心的伤痕,旺财还真有些自得:“刚出来一连几天,我就像行尸走肉随便悠摆,正好满大街播放流行歌曲:‘大不了从头再来……’,喇叭里的那小子扯破嗓子唱得带劲,我也听得‘涨姿势’!怎么样笨笨?不觉得这歌曲专为咱俩唱的么?”笨笨听得为之振作,说:“主人不靠他了,咱们一起从头再来!”旺财这下喜上眉梢,透露了他的小秘密:“实话实说,我还真盼你失去主人的这一天。你可不能骂我。”笨笨瞪圆眼睛问:“为什么?”旺财说:“你想,这下不就咱俩又能一起流浪了?所以我满心喜悦呢!”笨笨恍然醒悟:“哦,敢情你在幸灾乐祸……”旺财说:“同乐同乐。你甩掉脖子上的套索,何尝不是获得新生?”
      果如其言!笨笨心头的阴霾也就开始丝缕的飘散,暗自又叹一声:“有个朋友真好。”

    分享到:

    过往期刊

    • 第2019-08-21期

    • 第2019-08-20期

    • 第2019-08-19期

    • 第2019-08-18期

    • 第2019-08-17期

    • 第2019-08-16期

    • 第2019-08-15期

    • 第2019-08-14期

    • 第2019-08-13期

    • 第2019-08-12期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